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海贼之回到都市在线阅读第四节

作者:青楼丨白衣 来源:飞卢小说网

他们去的时候走的是不见闻道,走的时候也一样。

只不过离开的位置换到了出口那边“平”字圈上,而余亦勤的态度也有变化。

杜含章见他一改惜字如金的秉性,“再见”都说完了,居然又在身体消失了一半的情况下,突兀地跟自己说了句话。

余亦勤:“早上那个陆陶来买黄纸的时候,背后跟了只鬼,鬼如果不是他自己养的话,你们还是留意一下吧。”

杜含章怔了一下,脑子里瞬间冒出了好几个问题。

什么样的鬼?什么又叫来买黄纸?

他今天过得真是太伤脑了,杜含章心念电转地分析道:陆陶的语音里确实有一句“买完了”,难不成东西还是在他那儿买的?

如果是的话,那这个世界也太小了,他的员工白天在余亦勤店里买过东西,自己晚上又和他在命案现场碰到了。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缘分杜含章不知道,可他清楚以陆陶的体质,是绝对养不了鬼的。

陆陶早上是出了工地去买的纸,这事陆陶在语音里提过,只是无关案情,刚刚杜含章就没放,他在想那只鬼有没有可能也是从工地里跟出来的?它跟着陆陶,又是想干什么?

还有,刚刚在办事大厅放陆陶语音的时候,余亦勤也在场,这个事他当时怎么不说?

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一起,杜含章猛然意识到了陆陶的安全,可是余亦勤已经消失得只剩下一个头了,杜含章只能抓紧时间,问了最开始也最简短的那个问题。

余亦勤的头已经虚化了,大致轮廓还在,闻言眼帘半垂,做了个回想的表情,接着留下了一句话,以及一个突然从空气里旋转出来的小风旋。

“这样的。”

话音刚落他就不见了,那个小风涡里却慢慢凝聚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小泥塑?

杜含章也不确定,等风旋散了将它接到手中,才发现它很轻,应该是空心的,表面纹理分明,形态类兽,靠下肢站立行走,有着狐鳄状的尖脸和豆荚似的外皮,看模样像是开了灵窍的皂荚类树木,死亡后变成的山鬼。

但山鬼一般不在幽都,就在深山老林里栖息,胆子很小,特别怕人,怎么会跟上陆陶?

余亦勤扔下一个泥巴疙瘩就跑了,前因后果通通没有,杜含章脑子再好也没辙,很快将它搁在一边,迅速拨了陆陶的电话。

陆陶去过工地,不知道挨没挨过井,身后还可能有只鬼,他虽然是个五俎,但杜含章还是有点不放心。

五俎顾名思义,五指五感,俎拆开来看,人们被日月大地阻隔在左边,无法右行,合起来就是五感不通,是一种和通灵体完全对立的鬼魂绝缘体。

这种人既看不见灵体,也感受不到阴风,非实质性的意识形态干扰对他们没有作用。

三十三天虫的幻觉严格来说,也属于意识形态,可是三条人命堆起来的危险性还是不容忽视,这种情况下不怕多一事,想到就该问。

这时还没到年轻人睡觉的时间,那边接的很快,背景声有点嘈杂,有人声有碰杯声,像是在馆子里。

“喂老板,”陆陶不知道在乐什么,边说边呵,“你是不是回来了?”

杜含章都回来好几个小时了,不过他平时出门都是私事,全靠自己订票,所以陆陶不知道,他“嗯”了一声,问道:“你这是在哪儿?怎么这么吵?”

“啊?吵吗?那我到外面去跟你说。”陆陶不知道对谁说了声让让,又凑回来解释,“我们大学寝室的聚会,我在外面吃饭。你怎么这会儿给我打电话?不是想让我回去加班吧?”

真正经常在下班后回去加班的人根本不敢这么问,而且他们公司一年到头也没几个正经的项目,不“正经”的陆陶又接不了手,他这么说就是仗着老板不像领导,纯粹是在扯淡。

杜含章虽然没怎么摆过领导的威严,但气度还是有的,直接过滤了他的废话:“一会儿接着吃你的饭吧,不是。我是去过工地了,发现那个井确实有点不对劲,有事问你。”

“是吧?我就说有问题!”陆陶音调都变了,压低了一点兴致勃勃地说,“老板你要问我啥?”

这孩子大概是有点神经病,别人都是怕看见鬼,就他挠心挠肺地想看,一提起鬼怪就来劲。

这也是为什么他都没有问过自己,就麻利地跟着孙总去了工地的原因,因为领导们一般不让他去。

杜含章倒是可以理解他,因为看不到所以骚动,就是觉得有点可惜。

陆陶是爆破专业的硕士,本来应该进一个更具有实干性质的公司,去开山爆拆或者搞炸.弹,结果他进了易理环咨,天天不干正事,到处搜罗鬼故事,眼下他又开始了。

杜含章听见他那个振奋的语气就感觉自己在毁人才,不过人是杨笠招进来的,即使堕落了也该是技术部总工的锅。

甩手掌柜杜含章娴熟地摘清了自己,思绪回到通话上来,回忆了一下虫阵的范围,大概估了个距离说:“你早上去的时候,有没有靠近过那口井?”

陆陶不靠近才怪,他还拍了几张那个骨头印子的照片,不过杜含章一直不支持他在灵异事件上跳得太欢,所以他没敢坦白,只说:“有,那个井怎么了吗?”

防异办才介入调查,杜含章不好跟他披露太多,只能顺着他知道的内容战术忽悠。

“那个井壁里装过生桩,有怨气,普通人靠的太近了容易被沾染上,我晚上过去的时候,那个井旁边就又有一个人出事了,你自己注意一点,好好想想,你早上从工地出来以后,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比如头晕头疼,觉得冷,打寒颤,或者莫名其妙走神之类的。”

陆陶现在就有点晕,不过他是被室友灌了酒,有点喝多了。

而且他的心思也不在自己身上,随便想了想就说:“我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啊,老板,谁出事了?”

杜含章:“现在还不清楚,不过小心一点总不会错,你今天就别吃到太晚了,回家的话尽量挑大路走,记住了,别左耳进右耳出。”

“诶出不了,我晓得了,”陆陶听话地说,“我们11点之前肯定散了,到时让我兄弟送我回去。”

杜含章“嗯”完又说:“到家了去公司群里报个平安,明天我会去公司,早上可以捎上你。”

公司虽然没几个人,但陆陶还是不好意思,笑出了“噗”的一声:“我了个老天哥啊!你可以这么搞,我不行,笠哥会问我得了什么神经病的。明天好啊,有车坐,我可以多睡20分钟。”

安全总该比面子重要,杜含章是个很谨慎的性格:“那你给我,或者给你辰哥发也行。”

他辰哥就是防异办目前行动二队的队长陆辰,也是让迟雁一个技术人员去大门口顶岗的那个上司。

陆陶浑然没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嘴上很爽快,实际却没太上心,也不想麻烦他,笑道:“那我给我哥发好了,谢谢老板。”

杜含章确认完他没事,准备挂了:“没事,你吃饭去吧。”

那边陆陶离席了半晌,牵挂着酒肉和兄弟,愉快地说:“好咧,老板再见。”

杜含章放下手机,人也出现在了停在小区的车里,他拉开车门,一股风倒刮进来,往他脸上扔了几个雨点。

头顶闷雷阵阵,似乎有场暴雨将临。

——

凌晨三点,东一环,步庭街。

雨势大得弹起来的水花一直往屋里溅。

余亦勤看着清瘦,单手提一个成年人却似乎不怎么费力,还是开门时的那个表情。

悬空的古春晓的脸却已经皱得不像样了,窒息使得她的脸迅速涨红,她蜷起手指握成拳头,左右开弓地捶着余亦勤的手。

“你……有病吧?”她蹬着腿大喊,发出来的声音却很小,“再……唔!不松开,我要发……发毛了啊!”

余亦勤无动于衷地说:“你发一个我看看。”

古春晓被迫仰着头,因为缺氧,头上青筋暴露,但她输人不输阵,还是竭尽全力地往余亦勤心窝子上踹了一脚。

“我去、去、去你大爷的!”她哆嗦着嘴唇,骂完两眼一翻白,眼泪猛地滚了下来,羽毛也现一秒隐一秒地在皮肤上出没,看起来可怜又妖异。

那一脚没能把余亦勤怎么样,他晃都没晃一下,手指蓦然越收越紧,空气里除了古春晓的喘息声,霎时又多了种韧带被挤压的钝响。

这人分明是想直接捏死她!

所以这哪里是什么一定会去救“她”的亲生的大哥?这分明是一个心如铁石的怪胎还差不多。

五官扭曲变形的古春晓突然露出了一个诡笑,头被什么牵引着似的,慢慢仰了了回来。

她的头一边转正,脖子也跟着咔咔作响。

余亦勤很快感觉到自己手心里的压力越来越小,因为“古春晓”的脖子正像一根被拉开的面团一样,正在急速地变长变细。

然而女孩头和身体又还是人样,身体仍然被余亦勤“提”在手里,头却像氢气球一样往上升去。

这颗头边飘边笑,脸还是古春晓的那张,语气却突然变了,她用一种嗔怪的语气说:“我不是就是你妹妹吗?你怎么还问我是谁?”

说话期间,这女人的脖子还在变细,已经和毛线差不多了,正层层叠叠地堆在地上,这使得她的头像是余亦勤放的风筝。

柔韧的丝线一旦加上足够的速度,就成了也能用锋利来形容的东西。

余亦勤盯着她说:“你演的挺像的,但你不是古春晓。”

“哦,是吗?”她在空中飘了飘,满脸都是虚心求教,“我的破绽在哪里?”

她确实演的挺像的,模样、神态和说话风格都一模一样,但她的破绽在那两声“哥”上。

古春晓从来不这么喊,她都是连名带姓地喊余亦勤,余亦勤当着古春晓也不会喊她妹妹,他们平时并不亲近,不过他眼下并不是在跟这个面条精喝茶聊天。

余亦勤拽了拽那根线脖子,没什么礼貌地说:“不如你先告诉我,我妹妹现在人在哪里?”

女人拿自己的脖子拉出来的线,在空中绕出了一只手的轮廓,她用这只“手”拨了下头发,声音越发成熟:“我说了,你敢信吗?”

“你敢说,我就敢信,”余亦勤右手虚握,手心里猛地钻出了一把蛇形的匕首。

然后他也没掩饰,直接用刀绞住了左手上拉着的线,绷直了问道:“你想听的是这种,除了浪费时间,什么用都没有的假话吗?春晓的室友,小代?”

女人神色古怪地顿了顿,语气猛然冷下来的同时,头也猛地在屋里飞了起来。

“呵哈哈哈……你们兄妹俩的眼睛,可真是尖的吓人呢……”

余亦勤真是受之有愧,他其实还没看出这位是谁,但她肯定不是古春晓的熟人。

因为古春晓的室友不叫小代,人叫小王。

延伸阅读

香百年汽车香水加盟  http://www.hgn9.com/sm1q.shtml
香百年汽车香水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上世纪七十年代,香港香百年国际香薰用品有限公司在香港

格林沃尔化妆品加盟  http://www.hgn9.com/x749.shtml
格林沃尔化妆品公司坐落于空气清新、环境幽雅的广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科学城崖鹰石路10

狐狸小健加盟  http://www.hgn9.com/ujwd.shtml
狐狸小健坚果是一家专业研发生产销售坚果食品的新兴企业,生产工厂位于郑州市航空港区,工

天下玉家加盟  http://www.hgn9.com/guib.shtml

景士兰加盟  http://www.hgn9.com/pzxo.shtml
景士兰防水涂料以型、技术型服务化产品引导市场、开拓市场。高新技术的严谨运用,国内外化

弘盛加盟  http://www.hgn9.com/no46.shtml
弘盛玩偶总部是芭比迷糊娃娃/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揭阳市榕城区弘盛玩具厂拥有完整

钻石小鸟加盟  http://www.hgn9.com/6sjq.shtml
钻石小鸟诞生于2002年,隶属于上海铂利德钻石有限公司,是国内知名珠宝品牌,婚戒定制

比迪普媞加盟  http://www.hgn9.com/g1sp.shtml
比迪普媞女装总部经销批发中老年女装、大码女装、韩版女装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

紫霞加盟  http://www.hgn9.com/pjbg.shtml
紫霞石榴石饰品是东海县曲阳乡紫霞水晶商行经销饰品,是水晶吊坠、水晶手琏、原材料销售等

挚尚名创进口商品加盟  http://www.hgn9.com/94f.shtml
挚尚名创进口商品项目为挚尚团队于2015年乘风启航的旗舰项目,通过不断的努力和对信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漫:从恶魔高校开始在线阅读第7节

    撑着一口气处理了这乱糟糟的家事,放松下来的老国公才感到头上一阵阵的疼,张然知道今天老国公受了这么多刺激,病情恐怕要加重,所以一直注意着老国公的情况,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老国公的表情不对,赶紧上前诊脉。诊完脉,张然确定了自己的猜测,老国公的身体果然没有按照师傅当年的嘱咐来医治,反而多出了一种□□,余光看到

  • 昼夜战秒杀

    激荡的枪声在空气中响了足足半分钟才渐渐停歇,木屑飞溅,硝烟弥漫,远方滑翔的海鸟群被这声音惊散,一直飞到极远处才再次汇聚。但是当海贼们打算看看对面那小子的惨样时,却一个个都傻了眼。对面只剩下一艘满目疮痍,到处都是弹痕的小船,还有燃烧坠落的海军旗帜,船舱里面空荡荡的,仿佛根本不曾有人待在那里一般。“人呢

  • 古堡魅影在线阅读第9节

    在石破峰的日子对于鹰尘,有着酸酸甜甜的滋味,十岁之后的记忆始于这里,这片山峰留下了他太多的足迹与故事。民华将他带到这个赋之盛名的名门大派,从此他踏上了修道的道路,好像自己小时候“斩妖除魔,捍卫正义”的梦想开始实现了,由衷的感谢这个爷爷。想起自己在青天峰的那段日子,几乎每天都是溺在民华的身边,听他讲述

  • 重生大污龟之吞噬进化又是你

    谁说的’高三狗睡不够‘这句我给他一百个赞,简直太对了;一碰床就睡着,我江漓心这辈子注定赖上床铺君了,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后进入甜甜的梦乡。梦里感觉有只不安分的手在我身上四处游走,一会上一会下,呃~难道是做春梦了?卧槽,我有这么饥渴?不不不,一定是最近身边好多小婊砸都刮起了一阵恋爱的妖风所以老子才遭受迫

  • 我的手机真要命在线阅读第9节

    比赛是下午四点二十开始,在室内体育馆。肖止没去,他也没让余泽禹去。“你是打算跳进书海里不出来了是吧?成绩都快逆天了你居然还在这努力,你让不让我们这些整天追在你屁股后头的人活了……”余泽禹转着笔,在肖止身边嘟嘟囔囔。“这是兴趣,没办法。”后者勾唇轻笑,余泽禹感觉到他心情很好。“没有一点儿团队意识,你这

  • [综影视]花花世界无万大千之云期雨信(3)

    商人逐利,如蝇逐臭。彭二一旦意识到张栎不能给自己带来更多的利润,即便餐厅日日变的门庭若市、沸反盈天,张栎依旧会面临更大的麻烦。彭二经营餐厅多年,在方县二中已经站稳了脚跟,张栎毕竟初来乍到,又在彭二手下干事,此刻面临的情况也如厝火积薪,危机四伏。之后的两天,方县二中的食堂犹如赶集,除了住校的同学,好多

  • 风雪夜兼程在线阅读第1节

    静谧且深幽的走廊尽头,隐隐约约能传出水滴答在地面上的声音。走廊里一股常年潮湿而泛起的霉味有些刺鼻,两侧昏暗的油灯发出忽明忽暗的光芒,格外显得诡异和恐怖。她紧蹙眉头,脑海中那张和她一模一样却扭曲了的面孔笑得格外得意,那道刺耳的声音针一样扎着她的耳膜。“我亲爱的姐姐,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尖锐的笑声配

  • 迪迦奥特曼同人之觉醒之心之依依不舍(7)

    苏酒气急败坏的拉着苏老汉回了家,到了家里她就关紧了房门,自己生大气。本来以为自己一时冲动没了银子又没了酒那苏老汉会怪罪于她,但是今日意外的,苏老汉换了平日没有的腔调敲响了自己家闺女的闺房房门,“丫头,别气了,爹给你摘了新鲜的无花果还买了一只烧鸡。”苏酒愣了愣,一翻身从床上爬起,掀开房门将苏老汉抱了个

  • [家教]三浦春,属性喰种,性别男在线阅读第6节

    此时,在市中心的一个大广场的三楼,陈霸天和陈紫正坐在一家冷饮店坐着喝奶茶。今天一大早起来陈紫就拉着陈霸天想来附近逛街,由于是星期天,交通比较堵,来到这里的时候都中午了,吃过饭后陈紫就说这么先去喝奶茶,然后再去逛街,就有了这一幕。“哥哥,想不到这里的奶茶还真不错,还在搞活动第二杯还半价,你要不要再拿一

  • 天道争锋野人不是人吗?

    秋阳西斜,耀眼的金黄色夕阳万丈光辉倾洒。这是一个彩霞满天的明丽黄昏,夕阳下坐落在平原上圆柱型建筑群,其中最大的建筑,圆形占地直径达一公里,从圆的一段跑到另一端,要长大半个时辰。圆形楼的墙壁用了块块带有弧度的巨石,紧密的扣粘在一切没有半点缝隙,仿佛是一块成型的石头,天生就是这样的石壁。不算瓦片屋顶,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