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综]衣服成精了!在线阅读第五节

作者:薄荷鹤 来源:晋江文学城

茯苓晚上出来的次数多了,对夜里守夜换岗的规律十分熟悉,没费多少力就下了山。

快到街口时,茯苓听见脚步声,随即缩身躲在墙后。

陆长恩带着两个徒弟,其中有一个是林荣升。

只听林荣升道:“师父放心,绝对跑不了。”

陆长恩点点头,三人向着冬青门的方向离开了。

等他们的身影走远,茯苓往巷口跑,远远的他听见有人声,颇为嘈杂,按理说不应该,因为已是深夜子时,除非是出事了。

“李叔,出什么事了?”茯苓拉住提着木桶,迎面跑过来的男人。

老李面上一片焦急:“茯苓,你师父家走水了!快去救火!”

走水?师父晚上都舍不得点灯,深更半夜的,如何会走水?

茯苓来不及细想,他心中大乱,拔腿往里跑。

这个时辰师父和师兄定然在休息,都在屋里!

巷子里的破屋果然燃起大火,火光肆虐,浓烟弥漫,茯苓想都没想就往里冲,结果被救火的街坊邻居拦下来:“你这孩子!火这么大,你不要命了?”

茯苓挣脱出来,急道:“我师父师兄还在里面!”

他环顾四周,从窗户外跳了进去,里面浓烟弥漫,他蒙着脸也被熏得够呛,躲着火苗,万分焦急的找了一圈,总算找到了水缸旁的吴恒和吴子安。

“师父!”

木头结构的房子,烧起来非常快,他们在浓烟里待得太久,吴子安已经晕了过去。

“苓儿!咳咳咳……”吴恒指了指身旁的吴子安,“先带安儿走……”

吴子安昏迷,吴恒又是个瘸子,他们俩自己走不了,而茯苓一次只能带走一个人。

“师父!那你怎么办?师父……”

“苓儿!不要哭!你记住,你要做一个真正的刀客,你要报仇……咳咳,”吴恒面上一片肃然,不再是平日的温和,他的眼神比任何时候都要坚定决绝,“记得我跟你说的话吗?”

茯苓哽咽着,忍住眼泪:“记得,此生以刀为伴,但求问心无愧。”

吴恒点点头,眼神柔和下来,似乎一瞬间卸去了所有力气,他靠在水缸旁,道:“安儿就拜托你了。”

“师父放心。”茯苓把吴子安背起来,吴子安比他高还比他重,茯苓有些吃力的向外跑,最后回头看了一眼。

他的师父在火海中目送他,身边放着那根破拐杖,面上一派从容。

他想起第一次在冬青门见到师父,师父把他抱到拖车上,从此他有了家。

后来师父在冬青山下目送他离开,那时的夕阳也是如此红,染红了半边天,师父拄着拐,站在那火红的天幕下,看他越走越远。

那如火一般的红,和如今这火海,永永远远的刻在了茯苓脑海里。

茯苓背着吴子安从窗户跳出去,几乎是栽倒在地上,然而还未等他爬起来,只听一声断裂的巨响,有人惊叫道:“房梁塌了!”

茯苓刹那间泪如泉涌,他颓然的跪在地上,看着被火吞噬的屋子,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好半天,他才声嘶力竭的喊道:“师父!”

回应他的只有烈火燃烧,房屋断裂的声音。

从今往后,他又是一个人了。

旁边的吴子安醒过来,没看见吴恒,只有茯苓惨白着脸,一动不动的跪着。

吴子安揪住茯苓的衣领:“我爹呢?我爹在哪儿?”

茯苓嘴唇颤抖:“对不起……”

吴子安一把将他推在地上:“你为何不救我爹?没有我爹你能活到今天?你这个丧门星,你克死自己爹娘,还克死我爹娘,你给我滚!”

“对不起,”茯苓从地上慢慢的爬起来,“我会给师父报仇……”

吴子安大哭:“报仇?就是你害的,你怎么不去死?”

“我现在还不能死……”茯苓缓过神,“师兄,你今年去考乡试吗?”

吴子安边哭边骂:“我爹都死了,我还考个屁!我根本就不想做官!”

茯苓愣了一下,问道:“那你想做什么?”

吴子安抹着眼泪道:“我要去走江湖,我要做刀客!”

吴子安今年十六,《九重刀法》才练至第三重,这资质还不如邱毅,如何能走江湖?

茯苓犹豫的看着他:“可是……”

吴子安也知道自己不够格,他道:“我再练几年,等练到第六重我就去!”

“好。”

“茯苓!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李叔急急的把跪在地上的茯苓扶起来。

茯苓不肯起,跪在地上郑重道:“李叔,我在冬青门顾不上,我师兄就拜托您了。”

老李:“你放心,我跟你师父十几年的邻居了,他走了,我哪儿能不管子安?”

茯苓给他磕了一个头:“李叔,多谢。”

茯苓知道,这世间人都为己,少有为人,别人肯帮忙已是莫大的情分,做人要知感恩。

茯苓失魂落魄的回到冬青门,一夜未眠,他洗了把脸,换回衣服,去厨房找点东西吃,他成了赵旭的弟子,每日却还没有从前在厨房劈柴时吃的好,他知道背后有人搞鬼,也懒得为一口吃的闹,反正厨房他熟。

去的时候茯苓正好碰上邱毅,邱毅面色惨白,比他还要魂不守舍。

茯苓扶住邱毅:“你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邱毅看了他一眼,脸上满是惊恐:“没、没什么……”

茯苓拉住不让他走:“你身上不舒服?”

“不是……”邱毅眼中满是挣扎,他小声问道:“你原来的师父,他、他没事吧?”

“昨晚家里走水了,师父……去了。”一双柳叶眼此时眼中通红,眼泪要掉不掉。

邱毅看着他这副模样,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把茯苓拉到厨房后的柴房,低声道:“我昨日晚上,看见了林荣升还有廖云凡,他们说、说……”

茯苓接道:“说要杀我师父?”

邱毅一惊:“你如何知道的?”

茯苓道:“我昨晚看见他们了,还看见了陆长恩。”

邱毅犹豫了一下,道:“我听他们说,是掌门下的命令……”

是了,说的通了,赵旭说以后吴恒的事再与他无关,要他们断了关系,死人和活人,如何还能有联系?

邱毅看着茯苓的脸色越来越暗,拉住他:“茯苓,你不要冲动,你现在、你现在根本没有胜算……”

茯苓点头,眼里尽是恨意:“我明白,让那几个短命鬼等着,这仇我迟早要报。”

邱毅拍拍茯苓的肩膀,不知怎么安慰他,想了想,道:“你来厨房是饿了吧?还剩了两个馒头,你凑合吃点。”

茯苓吃着已经冷透的馒头,有点干,邱毅给他舀了碗水,茯苓从怀里掏出一本册子递给邱毅。

邱毅问道:“这是什么?”

茯苓边吃边道:“也是《九重刀法》,不过是双刀版的,我见你左右手都能使刀,不如练练双刀。”

邱毅问:“哪儿来的?”

茯苓道:“昨日在藏书阁找到的,那老东西把什么好东西都往自己房里藏。”

邱毅感激道:“兄弟,多谢!我这辈子有你这么个兄弟,值了!”

茯苓把嘴里的馒头咽下去,道:“我还得谢你,你把这事告诉我了。”

若是换作其他人,怕风险不想生事,就不会对茯苓透露半个字。

邱毅笑了笑,道:“你看着好多了。”

邱毅有时真的很佩服茯苓,天赋高还比谁都努力,意志坚定,内心也强大,似乎什么事都不能击垮他,永远充满斗志。

馒头放得太久,有部分已经变硬了,茯苓把硬馒头放进水里泡着,和着水一起吃下去,全部吃完后,他道:“我这人什么都不怕,就是怕饿,只要还能吃到饭,就能坚持下去,什么事都可以再想办法解决。”

只要还能活着,还能坚持下去,就还有机会努力,翻不过墙就钻狗洞,还有什么越不过去?

他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报仇的信念支撑着他,每晚午夜梦回,他总要给他们一个交代。

两年后,茯苓十五岁,五官还带着少年人的稚气,但却更加精致,像每一笔都细细描绘的工笔画,宣纸白无暇,丹青明且艳。

茯苓刚练完一整套《九重刀法》,稍稍有些喘气,笔直的站着。

“好!”赵旭眼中十分满意,“你如今十五,就已经能把《九重刀法》练完,为师很欣慰。”

如今茯苓已经能完全掩去眼中恨意,仍是恭敬道:“弟子愚钝,是师父教导有方。”

赵旭拍了拍茯苓的肩:“好!”

茯苓问道:“师父,您可有听闻《三无刀法》?”

赵旭皱眉道:“不过是本废功法,没人修过,早就失传了,你只需把《九重刀法》练精,日后定能成为江湖上一等高手!”

“那能打过您吗?”

赵旭还未反应,茯苓已经提刀而来,招招狠戾致命,其出刀之快,落刀之重令人咋舌。

“你这个逆徒!你反了不成!”赵旭拔|刀抵挡,这才知道,刚刚茯苓在他面前练刀法,竟然还刻意藏拙,两人如今已经过了几十招,茯苓哪有喘气?

“放屁!我是吴恒的徒弟!今日我要叫你给我师父偿命!”茯苓冷笑,刀刀直击要害。

赵旭大惊:“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茯苓的刀极快,他刚刚将全部刀法练了一遍,现在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

赵旭逐渐不敌,他当了这些年的掌门,几乎将冬青门完全掌控在手里,没了顾虑,渐渐疏于刀法,又贪图富贵享受,武功大不如前。

况且他还发福了,本来就不轻盈的身形负担更重。

茯苓眼里透出寒光:“你根本没将第九重练好,如何当的了掌门?”

赵旭闻言笑道:“我没练好又如何?你师父师公能练好,他们现在何处?早成了孤魂野鬼!”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茯苓,手中刃刀越来越快,刀声风声交错,一时竟不可闻,锋芒无处可挡!

赵旭心中大骇:“你还练了什么功法?”

茯苓所用招式虽出自《九重刀法》,然而却凝重多变,听不见刀声。

赵旭没得到答案,刀光闪过,他也无法再开口问了。

茯苓手中的刀微微颤抖,这是他第一次杀人。

他害怕,所以会颤抖。

但这一点心悸之后,是大仇得报的畅快。

如果今晚能在梦里见到师父,他能给他一个交代了。

“我师父不是冬青门的掌门赵旭,我师父是那个瘸了腿,在镇上卖包子的吴恒。”

以刀作笔,以血为墨,墙上留下四个大字——血债血偿。

茯苓勾起嘴无声的笑了,浅绿色衣衫上猩红点点。

像是开出几朵血色的腊梅。

茯苓从赵旭身上踏过去,小心的把刀上的血擦干净,一眼从窗户外看见那把摆在正中的龙牙刀。

茯苓走进去,盯着这把古朴的大刀,四周极静,只有风声,他的心跳得很快,仿佛有人在召唤他。

于是他伸手握住刀柄,意外的没感觉到凉意,刀柄似有温度,正与他手心温度相同。

他轻轻用力,便见一道寒光闪过,龙牙出鞘一瞬,似有一声低沉的龙吟。

“天下第一刀客……”

茯苓弯起眼笑了,师父的刀佩在腰上,龙牙刀的刀鞘背在身后,转身看见墙上挂了张面具。

面具只能遮住上半张脸,黑底银纹,很精致。

他把面具摘下来,回房换了套黑衣,提着刀出了门。

“茯苓!当时害你师父的是陆长恩!不关我们的事啊!”

二师弟三师弟吓得满屋乱窜,茯苓手握龙牙刀,双眼微眯,刀气逼人。

“这我知道,我一会儿就送他下去见赵旭,”茯苓问道:“我问你们,我师父的武功是怎么废的?”

二师弟和三师弟被逼到墙角,佩刀早就被砍断,哪里还有平日门中长辈的样子,二师弟哆哆嗦嗦的开口:“是、是……”

“别想着骗我!”茯苓刀锋一挥,旁边的木桌立时被劈作两半。

二师弟吓得当场失禁。

茯苓又把目光投向三师弟,三师弟留着冷汗,跪在地上道:“当时师父已经把师伯害死了,没人护着吴恒,师父要当掌门,叫我们练功的时候把吴恒带到山上,大师兄……陆长恩把他推下去,本来以为他会死,结果被门中弟子捡到……”

二师弟缓过神,叫道:“陆长恩趁他昏迷给他灌了药,把他的腿打断了!他的武功都废了!”

“急什么?”茯苓晃了晃手里的刀,“反正都是要死的,有什么好怕的?”

寒光闪过,二师弟和三师弟尸首分离。

这两人把干的事都推到陆长恩身上,左右逃不掉干系,茯苓懒得深究,让他们自己到了地下,聚在一起自己分辨吧。

不过这刀比茯苓想象的还要锋利,而且意外的顺手,似乎有灵性,一招一式都与他契合无比。

茯苓看了看手里的龙牙刀,刀上的血珠没有滴下来,慢慢渗进了刀里,刀面很快干干净净,什么痕迹也没有。

茯苓提着刀,不紧不慢的走着,跨过门槛,依旧能听见院中风吹树叶的声音。

沙沙声中,他似乎听见了龙吟。

延伸阅读

古韵加盟  http://www.evaapearl.com/yvc2.shtml
古韵青花瓷以艺术家的名作为基础以已传承千年的陶瓷产品为载体结合现代陶瓷技术陆续开发出

江特加盟  http://www.evaapearl.com/g9hv.shtml
湖北江南专门设计特种汽车有限公司位于:“炎帝神农故里”,国内外八大奇迹“编钟古乐之乡

禧福珠宝加盟  http://www.evaapearl.com/gyyy.shtml
禧福珠宝(集团)有限公司是香港专职珠宝人士张婉仪家族拥有的一个实力雄厚私人商业集团。

芳香加盟  http://www.evaapearl.com/xnhy.shtml
芳香化妆品种植的是狭叶薰衣草(薰衣草中高价值品种)和这里相适宜该物生长的地理气候条件

大祥电子机械加盟  http://www.evaapearl.com/ys84.shtml
大祥电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是生产及经营中药粉碎机,新型密封式粉碎机,粉碎槽全不锈钢小

莎丽加盟  http://www.evaapearl.com/g7gv.shtml
面议

佳丽加盟  http://www.evaapearl.com/d2pn.shtml
佳丽品牌女装经销批发的针织衫、大衣、风衣、T恤、衬衫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

雅魅诗内衣加盟  http://www.evaapearl.com/6qpc.shtml
万富公司坐落于中国南派服装名城广东虎门镇,建有配套设施完善、功能齐全、面积逾1000

北京新媒时代DM加盟  http://www.evaapearl.com/ga7w.shtml
《新媒时代广告DM》诚邀各省市各地加盟1背景介绍:北京新媒时代广告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于

臻卫士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evaapearl.com/6o1s.shtml
臻卫士汽车用品加盟,臻卫士汽车用品隶属于广州臻卫士汽车用品有限公司,以规范、专业、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喜欢你像颗蜜饯之布阵(6)

    “该你了!”姜昊一脸恐惧的看着眼前带着笑意的秦川,嘴角因为慌张不住的颤抖着,林强的实力他是清楚的,200多斤的体重所爆发出的攻击力,就连他自己自认为也很难招架的住,可是这秦川竟然仅靠一击就把林强的肋骨踢断了,打的林强毫无还手之力,这还是普通人能够爆发出来的力量么。“喂,我说,林强,你他妈别装了,就这

  • 魔法世界的法师克星在线阅读第七章

    ——系统提示:“0级战场生成,我军数量2,敌军数量野狼*6。作战范围中兴村,退出村落范围将判定任务失败!”——系统提示:“野兽正在逼近村落,请玩家前往迎战。”——系统提示:“您的武勇转化攻击提示,您的勇武少于30,转化比例为1:1,当前您的攻击为40。”(ps:<=30转化比例为1:1;31-

  • 我很想和你在一起强行逼供

    第8章热辣阳光似一一条毒蛇,吐着信子,叫人不由胆寒。院中的小宫女皆不由齐齐低头,屏息看着自己的脚尖,似乎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秀青也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看着自己一直藏得辛辛苦苦的手腕,那上面一片雪白,忽然身子颤了颤,恐惧的悄悄打量楼廊下面色冷凝的于贵妃,只一眼,便迅速移开,惊慌失措的放下袖子,转

  • 我听见你们想攻略我在线阅读第10节

    赤血大陆,这里是一片低洼的谷地,四面环山,赤红色的石头遍布整个山谷,地面上到处都是裂缝,偶尔还有炙热的岩浆从中流淌出来,迸发出零星的火苗。在谷地的最深处,有一处黑色的祭坛,地上画着各种各样晦涩难懂的符号,圆盘的正中心有一**上身的男子盘坐,他紧闭着双眼,头发披散开来,古铜色的皮肤上隐隐有金光浮现。过

  • 相爷,你府里有鬼之出发

    结果林海只能在酒店里开了个房间,这对林海来说真的可以算得上重生以来最大的挑战了。九点多的时候刘倩倩打来电话询问为什么还不回来,不知道汪雪敏是怎么回答的,反正躲在卫生间里两个人窃窃私语,林海只知道汪雪敏出来的时候自己收到了刘倩倩的一条短信,写着小雪怕疼,轻一点。看的林海一个头两个大,现在的这些姑娘到底

  • 红扇白衣传在线阅读美女老师发飙

    (阅读提示:本书不属于开篇叼炸天的风格,稍有叼丝逆袭的意思,不过剧情很爽,主角发展空间很大,校园,都市,商界,**圈……,都有主角的传奇。)华夏景湖五月天。北郊莲花湖边很戏剧的一幕上演。看着从宝马车里下来的女人,林云飞彻底傻眼了,他约的是景湖一中的校花米琪,可过来见他的人,却是班主任蓝紫。看着蓝紫娇

  • 我养成了一个纸片爱豆之“绝对专注”也太香了(2)

    稳重少年齐耳迈着妈妈看了要打人的步伐,走在蔚蓝联邦苏都的大街上,就两个字,嚣张。毕竟多出的几十年记忆都是很模糊的,现在的齐耳只有十七岁,肯定不会像七老八十一样死气沉沉,少年朝(骚)气蓬勃吧!从小缺少关爱,小学时看到别的小伙伴都有爸爸妈妈疼,齐耳也非常羡慕,可他从来没有沉寂过,生活就像巧克力,甜的苦的

  • 英雄无敌:大秦崛起第五章

    说明自己和仪琳的关系后林依依就跟着一个小尼姑来到了一个房间里等待,马上要和妹妹见面了,林依依心情颇好地四处打量。这个房间明显是恒山派用来招待客人的,房间里布局简单,只有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桌子上摆着花瓶里面插着几枝花看起来像是随意在野外采到的小花,在这几枝花的点缀下整个房间不再是冷冰冰的,显得很是温

  • 玄幻之最强师尊之第十章

    洛晚晚和夏纯一起把林颖川扶回去。为了不吓到林颖川的母亲和奶奶,洛晚晚把他给她买的小宅院收拾了出来,暂时把他安顿在这里。连夜请了大夫。洛晚晚给林颖川喂了促醒的药,在他身边守了一夜。大清早,天刚刚亮。林颖川还在昏迷中。洛晚晚在院子里给他煮着这顿的药。冤有仇,债有主。下迷药的贾氏母女就要受到应有的惩罚,洛

  • 师弟,我劝你善良之拍卖场(9)

    “好了,我们去拍卖场把,我要去买些东西。”冰蝶提议道。“好啊,第一次去啊。”嫣然冥说道。“走!”冰蝶拉着幽冥和莫雪焰往拍卖场跑去。拍卖场内。在一名女侍的带领下,冰蝶六人走进了正在举行中的拍卖会。一入其中,周围明亮的环境便是昏暗了下来,阵阵喧闹,铺天盖地的直灌入耳,使得除了冰蝶其他的无人眉头大皱。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