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王土穿到现代讨生活的日子第8章在线阅读

作者:肥肥笑 来源:晋江文学城

、“怎么了。”

“没事。”

听出苏遇的语气有些不对劲,楚泽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照向旁边的人。

青年皱眉忍着痛,慌乱用纸巾擦拭水渍,当感受到刺眼的光线时,下意识的抬起了头。

楚泽看着那片泛红的皮肤,瞳孔骤缩了下,赶紧伸手拿过那杯乐可可放在一旁,带着他去了VIP厅的自带洗手间。

楚泽打开水龙头,拉起苏遇的手,让冷水冲洗那片红肿。

“忍着点。”

那杯乐可可是现做的,所以十分烫,看着苏遇手背上的小水泡,楚泽眼底充满了懊恼,早知道就放凉点再递给他了。

“不行,还是去趟医院。”

楚泽拿出纸巾,小心翼翼的将苏遇手上的水滴吸干,见依旧通红一片,皱着眉就要带他去医院。

“不用,我没事。”苏遇伸出另一只手拉了下男人的袖口,看向他道:“我想看完电影。”

楚泽对上苏遇坚决的眼神,最终选择了妥协,让他在原地等自己一下,就朝着电影院的服务台走去。

再回来时,楚泽手里多了一只药膏,他低头认真的替他抹上药膏。

药膏很凉,薄荷味传至鼻内,苏遇感觉整个人又变得晕乎乎的。

因为离得近,楚泽替苏遇擦完药膏后,抬头的那一刻,发现对方的嘴角也有些红肿。

苏遇的皮肤很白,嘴唇色泽粉嫩,所以烫伤后,就很容易看出来。

楚泽刚刚注意力在苏遇手上,所以并没有察觉到,这会看对方唇角肿着,便伸手覆了上去。

“你这里也烫到了?”

苏遇摇头:“没烫到,就是碰了一下。”

“真的?”楚泽蹙眉看他一眼,显然不信,于是用指头摸了摸他没受伤的下唇。

“张开给我看看。”

苏遇有些难为情,但长廊现在没人,男人眼底又流露出不容反驳的暗芒,他只好乖乖张开了嘴。

见苏遇没有伤到舌头,楚泽松了口气,摸了摸他的头:“你可真是不让人省心。”

说完牵起苏遇那只没有受伤的手,重新回到了VIP厅,里面的电影已经放了三分之一,好在剧情套路很狗血,不管从哪里看,都能猜到前面的剧情。

苏遇觉得口有点干,但是刚才水被楚泽拿走,不在他旁边,只好拉了下男人的胳膊。

“我想喝水。”

楚泽将水递给他,原本的乐可可被换成了乌龙茶,苏遇皱了下眉头,觉得有些苦。

男人笑着摸了摸他柔软的发顶。

“消炎的。”

苏泽舔了舔唇角,有些火辣辣的感觉,其实还是有些疼的,他忙低头又吸了两口乌龙茶。

等终于解渴了,他将乌龙茶递还给男人,对方很自然的接了过去,又喂了一颗爆米花进他嘴里,他下意识的就张开了嘴,当嘴唇碰到楚泽的指尖,他才惊醒过来。

他们这样举止太过亲密,就像寻常情侣一样。

当第二颗爆米花喂过去的时候,青年并没有张嘴,楚泽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

“不好吃吗?”

说完就将本来要喂给苏遇的爆米花放进了自己嘴里,吃完后眉目紧蹙:“是有些甜了。”

但是他记得苏遇挺喜欢吃甜食的。

“好吃。”苏遇现在庆幸电影院很黑,男人看不到她爆红的脸,他平复了下心情才开口:“我想自己吃。”

虽然他很高兴,但是又害怕一个不小心就咬到了男人的手,吃过第一颗爆米花后,他的心到现在还在扑通直跳。

楚泽在黑暗中点了下头,有些遗憾道:“那我帮你拿着爆米花桶,你就这么吃,别用受伤的手。”

苏遇轻轻嗯了一声后,伸手抓了几颗爆米花。

两人看完电影,已是夜幕降临,外面刮起了冷风,顺着苏遇的毛衣领串进了身体里,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楚泽见状,忙把他搂进怀里,朝着自己的车位快步走去。

因为苏遇的手受伤,楚泽直接选择了回家,顺便打电话给昨天送外卖的饭店,订了几个菜。

吃过晚饭,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楚泽将苏遇搂在怀里,亲着他的耳朵,拉起他的手问道:“这里还红红的,一会洗澡,需不需要帮忙。”

苏遇头摇得像拨浪鼓:“我自己可以的。”

他的手只是看着吓人,实际没有破皮,擦了药膏后已经好了很多,估计明天就能消肿。

楚泽知道以苏遇的性格,肯定不会答应他的提议,但是对方耳尖泛红,又害羞的模样,让他总是忍不住想逗弄一番。

等苏遇去了浴室,楚泽拿起茶几上的手机,回复了工作的短信后,点开了之前买东西的网站,显示订单已经开始制作,制作周期为一个月。

也就是下个月才能取到。

楚泽算了算时间,觉得刚刚好,就起身去了书房,今天他陪了苏遇一天,还有很多文件没有处理。

苏遇洗完后,在客厅没看到楚泽,见书房的灯亮着,就走了过去。

楚泽看着站在门口的苏遇,笑着走过去,拉着他去了厨房,又亲自泡了杯牛奶给对方。

“早点休息,我一会就来。”

苏遇也知道楚泽很忙,于是喝完牛奶后,不敢太打扰他,默默的回了卧室。

望着空荡荡的枕头,苏遇不禁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虽然来这里才几天,但他好像已经舍不得离开。

苏遇伸手,在旁边空荡荡的枕头上,缓缓摩挲,等再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将枕头给抱进了怀里,还时不时用脸蹭了蹭。

“如果可以,我更希望你抱着的是我。”

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惊得苏遇抓着枕头,慌忙望向了门口。

卧室门口,男人身子微微倾斜,将手抵在门框边,另一只手则端着笔记本电脑,左腿脚尖点地,随意的弯曲着,眼底浮上一抹玩味的笑。

楚泽缓步走到床边,将试图要将自己憋死的青年,从枕头里给拉了出来,然后搂进了怀里。

最后就演变成苏遇靠在男人身侧玩手机,连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记得。

第二天吃完早点,楚泽就带着苏遇开车前往锡镇。

锡镇位于A市下面的小城市,拥有不少古风建筑,所以很多人都在那边拍戏。

他们抵达锡镇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两人就先去吃了午饭。

吃完饭,苏遇本来以为楚泽会去拍摄场地,却没想到男人驱车到了一片老城区。

楚泽将车停在路口,穿过几栋高楼建筑后,他们来到一处深巷,男人牵着苏遇的手朝巷子里走,很快他们来到一处四合院大门前。

“还记得这里吗?”

男人从大衣口袋里拿出钥匙开门,屋子里没人,但里面的一切摆设,苏遇都有印象。

这是外公和外婆以前住的老房子,他小时候来过,里面一花一草都藏在他记忆深处,即使后来他们搬到了A市,这个房子也没有处理掉,哪怕外婆去世了,外公也会时常回来坐一坐。

但去年外公因为生意周转不灵,才将房子抵押了出去。

楚泽拉着苏遇走到院子里,他指了指门口。

“我小时候来过这里。”

苏遇看向楚泽,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飞快闪过一道光,隐藏着些许的期待。

楚泽笑了一下,面上浮上几分柔色。

“当时我陪我父亲来这里见个朋友,后来不小心迷路,就走到了这附近,经过这间四合院的时候,看到一个小孩坐在门口吃冰棍,粉雕玉琢的像个金童。”

这段记忆不是楚泽初来时,所接收到的讯息,而是上次他翻看锡镇资料时,才回忆起来的某段记忆,像是藏在灵魂深处,来自他自己的记忆一样。

很深刻,而且越来越清晰。

楚泽又指了指院子角落的小凳子,笑道:“当时那孩子就坐在那个板凳上,问我从哪里来,我告诉他我迷路了,他就让我和他一起坐在院子里等,说人来人往的总会经过这里。”

苏遇听到这里,忍不住去搂住男人的腰,将头靠在他胸口,闷闷道:“我当时还请你吃了冰棍,你走的时候说会来找我玩,可是一直没来。”

当苏遇第一次在苏家的宴会上见到楚泽,就认出了对方,他记得那双黑眸,跟小时候看到过的一样,那时候他就觉得,世间怎么有长得这么好看的人。

但男人并不记得他,整场宴会里,那双眼睛都专注的看着苏白,他只能坐在角落里,时不时偷看两眼。

楚泽低头捧起苏遇的脸,然后吻了下他的眼睛,满怀歉意道:“我当时回去后生了一场病,醒来后就忘记了和你的约定,脑海里只记得这双漂亮眼睛。”

原主小时候,确实跟父亲来过锡镇,但回家后就发起了高烧,之后就忘记了很多小时候的事。

关于原主小时候的记忆,楚泽接收的时候,就显得特别零碎,而且那种感觉,就像那些记忆是植入进原主的大脑一样,只有记忆而没有任何情绪起伏。

所以当楚泽回忆起这段记忆时,马上就派人查证了一下,发现果真有这么一间四合院,而且还是苏遇外公的老房子。

加上苏遇刚刚的话,也跟记忆重合在一起。

楚泽已经猜到,为什么原主在第一次见到苏白时,就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对方。

他想,应该是原主脑海里,那双眼睛的记忆太过深刻,以至于当他第一次见到苏白时,才会自动产生了某种心理暗示。

楚泽将苏遇紧紧搂在怀里,沉声道:“对不起,这么久才把你找到。”

延伸阅读

北京泽美汇皮革养护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janehickman.com/g3zt.shtml
北京泽美汇公司始于1998年,创于南京,是中国洗护养一站式经营模式的创新品牌,行业行

雅诺士家纺加盟  http://www.janehickman.com/zho.shtml
雅诺士家纺所属的佛山市南海雅诺士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创立于1984年,为ISO--900

兰旨芳心民族服装加盟  http://www.janehickman.com/srfv.shtml
兰旨芳心民族服装加盟_公司简介昆明霓裳民族服装服饰有限公司前身是昆明隆达民族服装厂,

长安佰丰数控加盟  http://www.janehickman.com/yo30.shtml
东莞市长安【佰丰】数控刀具----作为小型CNC车床自动车床专门制作刀具服务商。经过

钻钻工贸加盟  http://www.janehickman.com/dzjg.shtml
钻钻工贸厨具总部是烧烤炉、烧烤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零元购铭品超市加盟  http://www.janehickman.com/shcl.shtml
少元购铭品超市,卖商品送车险,送旅游的换购模式,服务贴近人们生活所需,让合作商稳当流

卡通爱乐园加盟  http://www.janehickman.com/smuu.shtml
卡通爱乐园,为亲子家庭提供寓教于乐的欢乐空间,为城市儿童创造梦幻、自然、新奇、惊险的

开启餐饮加盟  http://www.janehickman.com/szoc.shtml
携手大品牌,独享大市场!阿宏砂锅饭线上线下全方位宣传,多种渠道运营,多重盈利保障,阿

奇玛娜化妆品加盟  http://www.janehickman.com/r51.shtml
奇玛娜化妆品隶属于郑州奇玛娜化妆品有限公司2006年创立于台湾,一家集SPA美容特许

呈至加盟  http://www.janehickman.com/y65d.shtml
呈至饰总部是钥匙扣,促销礼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义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圣修武之再进天脉令

    阎少寒看着这个与自己相似的脸,心中突然多了许多不知名的味道,那种感觉仿佛就是那令人感到奢侈的亲情!!!略微伤感了几分,阎少寒便已经回到了天脉大陆,手里不断抚摸着天脉令,那清晰的三个大字,看的他有些失神。亲情!这是他一直都想要的血脉之情,虽然无邪只是他先祖的一缕神魂,但那种感觉,真的让他温暖到心坎里。

  • 玄幻!我让神话降临在线阅读第二章

    我是外貌协会,因为我不是美女,对美更有渴望。【3G书城】况且在不以外貌出众的女人看来,最扬眉吐气的方法就是手牵一枚帅哥,出去遛遛。养条拉布拉多虽然也有一定功效,但你总不能拿狗当男人用。我见到兔子的第一面,就心下暗喜,自己没带伞是对的,这样可以名正言顺共撑一把伞。白娘子的桥段虽老,最要紧经济实用,如果

  • 误上贼船(星际)之心尖尖上的宝贝

    男人微怔了一瞬,攥着她的手儿没松。唐沁试着往回躲了躲,可她的力气哪里是能够比得上大人的,挣了两下就放弃了,仰着纤细白皙的脖子,说话也带了一丝哭腔,“手疼……”顾白泽没有说话,明澈的光线将他轮廓刚毅的俊脸勾勒得立体分明,那双波澜不惊的瞳仁,正盯着唐沁瞧,眼眶里带了一丝浅淡的笑意,“不会叫二叔?”他那语

  • 衣冠武学之道

    接下来,醉仙翁便侃侃而谈,从江湖规矩谈到武林门派,再谈到当今武林的动向。他虽然早已退隐江湖,但却对江湖诸事了若指掌,这完全是得益于他丐帮高人的身份。在醉仙翁的讲述中,洪尘深刻地了解到,这个江湖并不像书中所写的那么简单,也不像电视剧中拍的那么具象。有很多东西都是他以前从所未闻的,也是他从所未见的,这

  • LOL之侠行天下在线阅读第7节

    虽说已经知道冷氏集团经济实力了,望着眼前的大楼,穆光还是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在这个地段有这么一幢大厦,看来冷老头还真挺喜欢烧钱的。自己的运气还真是好啊,居然半路杀出这么个有钱的亲爹来!“宏业大厦只有20层以上才是公司的办公室,”说话的年轻人是冷平信的特别助理,周见云,也是冷月身边周秘书的侄子,从现在

  • 武侠:我可不是中间人在线阅读第十章

    5月5号,星期日,大雨。今天很冷,气温降到了12摄氏度,潮湿阴冷的寒风在雨幕里穿街走巷,肆无忌惮地钻入行人的袖尖领口,努力挽留春末里最后的一丝余威。古筝小班的三个学生里,就有两个感了冒,还好不是太严重,偶尔咳咳嗽,擤擤鼻涕,而且还很自觉的和那个没有生病的学生分坐习琴,乖巧得让我十分后悔当初不该太任性

  • 恶贯满盈第十章在线阅读

    陈好好的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了,可是办公桌前的那一位还忙的不亦乐乎,似乎没有半点察觉已经到了午休时间了。若不是看他这么忙的样子,陈好好铁定得认为他是故意饿着自己的,但是一个人想整你有必要连自己都虐待吗?陈好好从林秘书的口中得知尹氏的员工也是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的。怪不得今早来的时候大楼会那么安静,感情都

  • 庶仙传在线阅读天宫斗法

    乾羽看书时心无旁骛,寻常时候即便是冬俜走到了他身后一直盯着他看他都未必会有察觉,更别提是涅凰坐在离他有些距离的树枝上,她撑着脑袋看了许久,也不知少年看的是什么书,竟如此入迷,连她来了这般久都不知晓。她轻摇了下头,正准备直接喊他时,乾羽看完了那话本,将手中的书合上,笑着伸了伸懒腰,站起来活动活动了身体

  • 东土玄尊遗愿·夙愿

    瑷瑾呛水了,崖底竟然是个湖。也就是它救了她一命。四月水还很凉,就算是中午也让瑷瑾全身发麻,瑷瑾用仅存的体力朝湖岸游去。岸边石头很光滑,瑷瑾体力不支,半个身子在水里上不去,肚子一直在疼,瑷瑾不敢看,只记得在坠落时被树枝刮了一下。瑷瑾坚持了十几分钟,最终晕倒,滑进冰冷刺骨的湖水。电的搜索组从另一条小路到

  • 穿越仙剑3之邪剑仙他老大在线阅读擂台之上有群雄,风云宝剑夜被盗

    夜。阳春客栈里一人坐着,一人站在身后弯腰道:“少主,调查清楚了,这龙泉庄主要拿出风云剑来当*注!”坐着的那位被称为少主的男子笑呵呵道:“这老庄主也是拼了家底了。姑娘搭进去也就算了,那柄剑他也搭进去?”后面的那位弯腰更低:“少主,那我们是参加还是不参加?”那位少主道:“参加,怎么不参加?大好机会,也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