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天下群英传在线阅读意外身份

作者:屾喆 来源:纵横中文网

窗外,明艳的阳光有些刺眼,林默眨了眨眼,看来,那一刀,她下手还是不够狠。

救了她的那个人可能以为积了德,孰不知她一点儿也不领情。若不是被逼的走投无路,谁会去干这种傻事?

她记得那个只有十平米的出租屋,防盗门在里面是栓住了,窗户也在里面扣死了,她怎么就被救了呢?

她是活过来了,那妈妈的医药费怎么办?就是这个医药费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林默习惯性地抬起左手在额头上搓了搓,她在心烦的时候总是这样。她的手停在额头上顿了一下,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但似乎又没有。

忽然,她浑身一颤,为什么?那一刀那么狠,左手腕竟不疼?

她慌忙放下左手,撩起袖口,左手腕光滑洁净。这怎么回事?那个伤口明明那么的触目心惊,怎么就不翼而飞了?

或许,她像她的妈妈那样,躺了很久,久到伤口已经愈合了。林默用右手缓缓抚着记忆中拿着刀片滑过的地方。

那么深那么长的伤口,为什么连个疤痕都没有?

林默抬起头再次看向窗外,她躺在这里不能动的这段日子里,她妈妈的医药费……林默摇了摇头,“医药费”这三个字,她永远都不想听到。

门突然从外打开,走进来一个护士,看到林默已经醒了,催促道:“醒了就出去吧,到外面坐着去。”

林默一怔,这护士的态度这么恶劣。因为好奇,她并没有发火,好声好气地问:“请问我在这躺了多久了?还有……我是怎么被救的?”

护士正忙着手里的活儿,听林默这么一说,停下手中的事:“你|妈是惯犯,交警这么处理没什么不公的,你别这么装死诈晕的,这怪不得别人。”

装死诈晕?护士一堆牛头不对马嘴的话,林默对这个场景似乎有点印象,于是再次问:“这我知道,我不是也没去找那个人的麻烦嘛,我想问我躺了多久了?”

“我出去多久就是多久。”护士随口说道:“也就十来分钟吧。”

“十分钟?”林默一个激灵坐起,忍不住大声惊呼。

十分钟她的伤口就好了?而且连疤痕都没有?

“叫什么叫?这里是医院,你注意点儿。”护士不耐烦地说:“别在这儿躺着跟个病人似的,去到外面去。”

林默这才看清她是躺在一个治疗室的治疗台上,她慌忙下来,不禁又问:“我不是自杀被人救了吗?”

“自杀?你要是自杀你|妈的医药费谁来付?”护士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噢,对了,刚才那个帅哥不是给了你一张名片嘛,你跟那帅哥沟通好,让他给你|妈承担医药费,到时你想干嘛就干嘛。”护士说完走到门口说了一句“别待在这儿了,快点出去吧”甩门就出去了。

这护士的态度也太差了吧?救死扶伤的精神难道只是摆设?

这也不能怪人家护士,谁让她的妈妈是个靠碰瓷来养家的呢?她连带着遭嫌弃再正常不过了。

当年她就是觉得太丢人,没脸向那个人开口索赔,她才最终走上了绝路。

绝路?她是走上了绝路,可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被救活了,可伤口跑哪去了?

林默一阵抓狂,突然想起护士刚才说那个帅哥名片的事,她四周找到她的包,翻出一张名片。

顾承风。

这个名字她知道,就是当年她妈看中的猎物,但却被这个人给撞成了植物人。

这张名片,林默记得很清楚,两年前就是因为怕自己以后忍不住去找人家要索赔,她当时就把这张名片撕得粉碎,然后冲进了厕所。

说真的,她的这个动作,在一年后,林默真的是后悔的不得了,说不定有了这笔索赔,或许她就不会走投无路了。

当然,这也不一定,她去要索赔说不定钱拿不到,还会招来一顿羞辱。可是,羞辱和生命相比,似乎生命更值得人去敬仰!

这是一个在死的边缘绕了一圈的人的痛彻感悟啊!

林默也不知道为什么,像是被蛊惑了似的,拿起手机,她想给这个叫顾承风的人打电话。

当她盯着手机,焦距对上显示屏的时间时,竟傻眼了。

手机上的年份,怎么是两年前?她记得现在是九月份,为什么手机上是十二月份?

林默一直盯着手机,从醒来到现在,所有的事都很奇怪、异常,她说不上来此时的感觉,心慌、六神无主、彷徨、紧张,甚至还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庆幸,说实话,她也不想死呀。

林默又捏了捏手中的名片,不管了,管现在是什么时候,当年她后悔没给顾承风打电话要钱,现在她要把当年后悔没做的事要弥补回来。

或许寄托了一个希望,林默有些紧张,她咬了咬嘴唇,按着名片上的手机号拨了出去。

——

当林默站到顾承风的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一个下午。

这三天当中,她似乎已经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了,这可是比中头彩还要难上加难的重活一回呀!

虽然不可置信,但事实已摆在面前,她不能不信!

美女秘书露出甜美的笑容:“不好意思,顾总临时有事出去了,很快就回来,麻烦您等一下。”

林默很有礼貌地点了点头,好事多磨就是这个样子,她心想。

林默百无聊赖地坐了很久,终于“叮”的一声后,从电梯里走出一个高大、俊伟的男子,他上身穿了件笔挺的黑色衬衫,下面穿了条浅色的西裤,五官精致冷硬、气质优雅睿智。他眉头紧锁,深邃的眼眸目空一切地走进他的办公室里。

白秘书一看老板的脸色不对,赶紧问跟随在顾承风身后的助理:“阿刚,人呢?”

郭旭刚摇了摇头:“被杜小姐放鸽子了,人家没上飞机。”

“那今晚怎么办?”白秘书着急问道。

“不知道。”郭旭刚耸了耸肩,没办法,这是他老板的家事,他们这些外人干着急一点儿用也没有。

白秘书看了看坐在一旁的林默走了过去:“小姐,不好意思,顾总今天有点事,你看……能不能改天再来?”

改天?林默三天前预约的今天,来之前她铆了好大的劲儿才死皮赖脸地走到这里来,改天她就拉不下这张脸再来了。

林默坚毅地摇了摇头:“我很急的,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进去?”

“那,好吧,请稍等,我去禀报一下。”

不一会儿,白秘书又走到林默的身前:“小姐,您现在可以进去了。”

林默仍坐在那儿没动,她稳了稳情绪,她要见的人虽然是受害者,但必竟是他撞了她的妈妈,更何况她是来找他要钱的。

林默跟着白秘书进了顾承风的办公室,她并没有受邀坐下,那个男子坐在大班椅里,一双冷峻的黑眸,让人不寒而栗。

这张脸,林默曾经见过一次,就是在她妈出事后第三天,他递给她名片的时候,那时只是一瞬的对视,因为时间过去太久,没什么印象。

两人对视了很久,最终还是林默没耐住,她主动说:“您好,我是方茹琛的女儿。”一上来就说钱不太好,所以林默很聪明地起了个话头。

“目的。”顾承风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啊?”林默一时没明白过来。

这时,顾承风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对着手机屏一看,然后抓起接听:“你能少八卦点吗?……你的关心在我眼里就是麻烦……她能不能出现这不关你的事……你见没见过这还不关你的事……婉嫣,你能别再烦我了吗?”

顾承风挂掉电话,真是烦得想掀桌子了,跟杜菲菲谈得好好的,到了跟前她却没上飞机,这一时半会儿的,他到哪儿去找一个顾老爷子他们完全没见过的人来糊弄?

顾承风苦着脸沉默了一会儿才抬起头,说:“听警察说你|妈是惯犯。”

林默没出声,因为他说的没错。

顾承风讽刺道:“惯犯?只看车不看路,也太不专业了。”

林默默然,她知道她妈假摔下去时不巧把头磕到路沿,后脑着地,磕在了路沿的台阶上了,两年都没醒来。

顾承风叹了口气,这几天真够背的,大事小事,特么的事事都不顺。

“说吧,你的目的,钱?还是理?”顾承风直截了当地问。

“钱。”林默没做任何停留地快速回答了他的问题。

顾承风明显一怔,看着面前清秀的女孩,他以为她会矜持一会儿再提钱,没想到她回答的如此的迫不急待。

他冷哼了一声,鄙视道:“真干脆。”说着从抽屉里取出一张支票。他虽说是受害者,但必竟对方伤势较重,能做出碰瓷这档子事的人,家境一定不怎么样,所以他才会留下了名片。

林默目不转睛地盯着顾承风那双修长的大手,他会给她多少钱呢?

这时,顾承风的手机又一次响起,这回他的态度却恭敬了许多:“爷爷……嗯,我记着呢……好,我八点前到。”

顾承风皱着眉头挂断电话又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抓起桌面上的笔,可他手中的笔尖尚未落到支票上,他突然抬头望向林默,再次确认:“你就为了钱?”

林默从顾承风的眼神中看出一丝欣喜,她不明白他喜从何来?她点了一下头:“是。”

“哈哈……”顾承风用力拍了一下桌面,借力站了起来:“你确定你只是为了钱而来?”

林默被这么三番五次的问得有些发懵,看到对面的人直接放下笔,他这是反悔了吗?

他不给钱那她不是又是死路一条?林默一急,喊道:“是,我是为了钱,我只要钱,除了钱我什么都不要。”

“好,那我就给你一次赚钱的机会。”顾承风说完按下座机电话的键:“叫阿刚备车去老爷子那儿。”

林默看着顾承风随便收拾了一下就往外走,不禁一怔,她这可还没拿到钱呢。

顾承风经过林默身边停下:“你应该知道,我是受害者,如果你今晚表现好,钱,我给你。”

“今晚?”

顾承风清了清嗓子,说:“今晚借你以我新婚妻子的身份去参加我的家宴。”

延伸阅读

Kazireno之红玉坊  http://www.999red.cn/x7c2.shtml
夕落低吼一声“飞剑式”。笛中剑脱手而出,一剑变三,三变六飞向邤子豪众人。邤子豪暗道:

我,冠位批发商,在线贩剑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999red.cn/p1xb.shtml
数道身影自主殿中走出。他们神情傲慢,气度非凡,看向凌天时,一脸不屑。走在最前方的,是

老子是不周山之第八章(8)  http://www.999red.cn/s8ty.shtml
秋翠惊惧不安,她服侍夏姜芙三四年了,这种情况往回不是没发生过,她遇到过一回,夏姜芙熬

我在精灵时代造神之李王  http://www.999red.cn/y25n.shtml
我带着斩虚剑,走到了话来餐馆。抬头望去,看到李王一个人坐在那里喝着闷酒。我走到李王的

无上天传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999red.cn/gpe3.shtml
炙热的阳光,让这东山市如同在火球当中炙烤一样,但是依然挡不住人来人往。百世大厦跟前,

[猎人] 色彩补全 (奇犽BG)外卖到家不能吃  http://www.999red.cn/akdg.shtml
“小孩你不要闹!别跳!别跳!”“那你们不要抓我和傻丫头!”“大王要吃童男童女……哎呀

百诡夜宴之青羊慈,青羊羽(8)  http://www.999red.cn/8bl.shtml
万里晴空之下,芳草萋萋,景色宜人,微风拂过树梢,发出沙沙的声音。太苍高大得令人动容,

开局炼化本命生死蛊恨不得给他一刀  http://www.999red.cn/nh8g.shtml
简又晴紧握着刀具的指尖都渐至发白,她强忍着想要冲上去插进他喉咙的冲动。他把她当什么?

狐妖:我妻涂山红红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999red.cn/p79p.shtml
虽然没课了,但是谢怀瑾也没有回家,毕竟才过来,还是少接触为好,省的露出破绽。……这个

[凹凸世界]资产负数建模师还债生涯之宠爱?  http://www.999red.cn/g5k2.shtml
赵臻不可思议的看着李霁霆,他怎么知道还有前世,难道说……不可能……“朕,就喜欢你此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实力至上开始的综漫在线阅读第三节

    “抓小偷呀,抓小偷呀...”莫哲正走在回去医院的路上,忽然听见有人在叫唤。眼见一个平头的家伙撞倒了两个路边的行人,手里拿着一个紫色的女士皮包,正拼命地逃跑着。而在他后面,一个大概十几二十岁的女孩子,扎着马尾辫,白色衬衣,黑色牛仔裤的清美女孩子。她追得很紧,速度也比一般的女孩子要快,但是比小偷要是要差

  • 穿成豪门炮灰又怎样?[穿书]第二章

    “洲洲太帅了吧?!”小女生还捧着脸低笑。她的同伴还拿着手机在那里拍个不停,神色迷恋。姜安蕾一边看着年轻小女生痴迷的样子,一边打量广告屏里反复播放的男人的脸,半晌得出一个结论:男人长得确实好看,确实是帅。“你看旁边那个姐姐,她是不是也是我们洲洲的粉丝啊?太美了吧!”小女生自然也留意到了姜安蕾,扯了扯同

  • 豪门抱错千金重生后在线阅读破阵子·三国·法正(二)小试牛刀

    二、小试牛刀张松死了?法正的好兄弟张松死了,因为张松的二五仔身份暴露了。张松听说刘备没有近攻刘璋,而是真奔着张鲁去了,在家中着急的不行。张松心想:本来刘备的军队就不多,要是再去和张鲁硬碰硬,或是碰上曹操,那估计就得交代在张鲁的汉中了。张松思来想去,心想这么好的机会,要是错过了可就真没机会了。不行,得

  • 网游之叶圣传第八章在线阅读

    自从上次从穆府回来后,缪与的心情一直很糟糕,纪顷似乎也在思索什么。不行,穆顺青摆明了是怀疑母亲,她怎么能认命地吞下这口气。一个往之可远远不够,她要找真正的死士。哪里还有死士?她转念一想,这些年虽是太平盛世,实则风云涌动。那些因为谋反罪被诛九族的落魄大族一定有!可是,因为连坐的缘故,即使罪责再轻,也要

  • [红楼钗黛]咸猪手,蟹黄酒第三章在线阅读

    这个时候周武说道“无聊,我说,我们不是要查那个什么诡异的银行盗窃案吗,从何处查起呢?”云天行看着六人说道“现在开始你们已经是一个团队了,所以这次的案件我告诉了你们所有的经过,接下来就得看你们自己去查了,有问题问你的队长,我该走了,哦,对了,这里就是南京你们可以开始行动了,有什么需要随时和我联系”赖小

  • 谁叫我那么美第九章

    09.沉迷学习的第九天普通鹤丸国永最常见的搞事手段是什么呢?参照花丸套路,大概就是挖坑挖坑再挖坑。暗堕鹤丸国永不敢搞大事只能小动作的常见搞事手段是什么?在没网没书没wifi思维局限平安朝的硬件条件下,大概还是挖坑挖坑……再挖坑?挖坑好啊!省时省力无需多余工具一把铲子即可走天下,甚至还给搞事者充裕的逃

  • 名门闺秀与农夫之意外

    叶宵,男,90年生人,现年26岁,已婚,某公司部门副经理;“该死的周扒皮,出门让车撞死你”叶宵一边暗骂不一,一边抬脚将路边的一个饮料瓶用力踢了出去,“周扒皮,去死吧”!好巧不巧,饮料瓶飞到了前边一个棕色长发、黑色短裙美女的屁屁上,美女瞬间回头,怒目冲叶宵骂了句“流氓!”叶宵一愣,马上回以无辜的眼神“

  • 凌云天路在线阅读第1章

    这个宇宙还剩下200亿年。这颗恒星还剩下50亿年。这个文明还剩下1400年。这栋屋子还剩下4年。这个老人还剩下15天。这只蜘蛛还剩下22小时。这只苍蝇还剩下12秒。“葛大爷,葛大爷?是我,小清,对,帮你修电脑的。”智慧生物声波,特征符吴小清,当地潮汐计时法周期内第三次上门,吴小清的寿命还剩下56年。

  • 兄弟战争之共同的幸福旧时记忆,且让过去深埋于时光里

    清晨五点钟左右,天还是灰蒙蒙的。一切都好像还未开始,充满了希望。萧寒手里紧紧握着手机,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桌面上敲击着,清脆中带着丝丝沉闷。他思虑许久,最终还是拨通了电话。在等电话的过程中他走的很慢,一步一步,终于走到了窗子前,伸手推开了窗户。南方向来睡眠浅,所以电话打过来时,她第一时间就已惊醒。萧

  • [创造营]鹅厂我来了英雄你这么牛家人知否

    上完表演课意犹未尽地回到家,祝连枝跟家人打了个招呼恍恍惚惚地就飘进房间去了。能感受到最近祝连枝眼睛亮亮的祝家人:……打开电脑,扣扣自动登录——这是祝连枝某日被冷医生教会的一项特(偷)殊(懒)技巧——他拿起旁边叠得高高的书,就是觉得心情特别好。基友我的嫁:连枝!FT走起不!基友我的嫁:倾城一笑也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