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胭脂泪在线阅读第三章

作者:天上羽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三章来到异世

夜尊的身体已经完全沙化,虫洞卷走他后就关闭了,沙化后的身体没有五感,也不知道能量的走向,更没有时间的概念,他的意识是在落地之后恢复的,只不过再度跟哥哥失散这件事让他特别沮丧,所以落地之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就起来,而是就着地面上干巴巴的,但是铺得很厚的稻草闭目养神,屏蔽掉耳边嘻嘻索索叽叽喳喳的声音,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面……啊……面……”一个牙牙学语的小孩子指着夜尊呀呀的叫唤,这孩子估计一岁多不到两岁,正是学语言但又不明白语言是什么的时间段。抱着这个小孩儿的是一个八九岁大的男孩儿,一边轻轻摇晃小孩儿,一边轻言轻语地哄孩子:“对,面面,白色沙沙沙往下落的是面面。”

“止墨哥哥,你说,这个人是被抓进来的,还是来救我们的呀?”另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女孩儿拽了拽八九岁男孩儿的衣角,怯生生的问。

“他出现的时候像个仙人,应该是来救我们的吧。”一旁的小胖墩插了句嘴,顺便拽了几根稻草出来放在屁股下,试图让地面变得柔软不硌得慌。

“他出现的时候并没有惊慌失措,想必,不是被抓来的,也许真的是来救我们的呢。”八九岁男孩儿,也就是止墨,满怀希望的说。

“如果是来救我们的,那……那张床就让给他睡吧,我……我挨着小胖睡。”小女孩一脸嫌弃的说。女孩子不能与男孩子离得太近,否则就是失了清白,会被赶出家门的,可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睡得好更重要啊。

止墨也哄着小孩儿,希望他能早点睡:“小煌儿,睡吧睡吧,已经很晚啦。”可是小孩子还震惊于,或者说是兴奋于夜尊的出现,嘴巴里“SaSa SaSa”的学着夜尊出现时的声音,根本没有半点睡意。

止墨虽然在几个孩子当中是最大的,可也还是个小孩儿,忍不住打了几个哈欠,继续哄着小孩子,不停给孩子唱着摇篮曲:

宝贝快睡,明天再见,别睁开眼,虎姑婆会来身边;

宝贝快睡,我们明天再见,当睁开眼,世界会变得新鲜;

你,是我今生的一切,而我,会爱你到永远;

(——摘自5566歌曲《宝贝快睡》)

循环了几次之后,屋里的大宝贝小宝贝胖宝贝们全都睡着了,孩子们的睡眠就是好,虽然地面太硬太凉太不舒服,可只要睡着了,就啥破事儿都没有了。

第二天早上,夜尊是被周围一圈咕噜噜肚子饿的声音给吵醒的:“谁啊,咕噜噜吵得人烦死了。”夜尊皱眉,睁开眼睛一看,半晌没缓过神——我是谁?我在哪?他们要干什么?

夜尊辨认了半天才认出来,他是落在了一个石屋里,石屋很结实,还很高,夜尊觉得,这屋子即使没有天柱那么高,估计也有半个天柱那么高了。密不透风不说,连光都不大能透得进来,因为窗户都只有一个——屋顶,天窗,还很小,连屋里最小的小煌儿都过不去的那种。他再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石屋里什么都没有,除了他身下的稻草堆之外,其他地方都冰凉得很,他一个大人把稻草堆压得严严实实,其他几个小孩子连缝隙都挤不进来。夜尊难得的有点点脸红。他故作镇定地走到一旁,假咳一声,问:“这是哪里,你们是谁?”

“我叫止墨,这是我弟弟小煌儿。”

“我叫胭脂。”小女孩儿也乖巧地回答。

“我是小胖。”小胖墩揉了揉肚子,就属他的咕噜声最大。

几个孩子介绍完自己的名字,止墨接着说:“我们是被拐来的,大哥哥,求你救我们出去吧。”

“对啊对啊,我是商家的孩子,只要大哥哥救了我,爹娘他们一定会重重有赏的!”小胖墩天天听老爹说“重重有赏”四个字,所以他也学会了。

胭脂则细声细语地说:“我是官家小姐,家中长女,若能得恩人搭救,家中必然感激不尽。”

夜尊自问不是什么好人,但对孩子们也起不了什么坏心眼,他思考了一下,说:“让我救你们也行,你们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另外两个孩子正要点头答应,止墨拦住了他们,并代替他们回答:“只要不违背良心,不违背道德,只要我们做得到,我们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夜尊是又好气又好笑:“你小子,让我救人还那么多要求。”

“若有违背天地君亲师,宁可不生。”止墨抱着奶孩子,说出来的话却让人觉得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这反差萌让夜尊有点感兴趣。

夜尊摸了摸嘴唇,笑得很恐怖地说:“敢这么跟我说话的,你还是第一个,信不信我吃了你。”夜尊的异能是吞噬,天地万物,无不可吞。

止墨显然是被吓到了,抱紧孩子,硬着头皮回答:“只要你救了大家,我随便你吃!”

夜尊被取悦了,他特别喜欢别人这种害怕他但是又拿他没办法的感觉。说起来,这孩子有点像郭长城,明明怕得要死,但是一身正气竟然能让夜尊的“蛊惑”异能都失效,后来若不是郭长城过度使用异能露出了破绽,连夜尊都不一定能控制得了他。

“行吧,我救你们出去,你们得帮我找一个人。”夜尊懒得跟他们废话了,因为他们肚子的咕噜咕噜声实在太大了,吵得他似乎都有“肚子饿了”的感觉了,天知道他作为沈巍的双生鬼王,根本不会觉得肚子饿。

“你要找谁?”

“我要找我哥哥。”夜尊没带面具,所以他只是蹲了下来,让孩子们能看得更真切,“我哥哥跟我长得一模一样,以后,只要你们遇到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你们就得告诉我。”

几个孩子齐刷刷地点头,表示“明白了,一定完成任务。”

重生后的夜尊没有吞噬过太多人,会的异能不多,几乎就没有能用于攻击的,但架不住他的“吞噬”异能太逆天,右手一伸,黑能量聚集在手中,那如烟如雾又带着闪电之光的能量看得孩子们张大了嘴巴,又是惊讶又是感叹又是激动。手一挥再一抓,石屋的门开始松动,紧接着细细碎碎落下点尘土和碎石,下一刻,石屋的门化为齑粉最后化成黑能量直接被夜尊吸入口中。

止墨、胭脂和小胖大张着的嘴巴彻底合不拢了。

“大哥哥,你是怎么做到的啊!”止墨一脸崇拜的看着夜尊。

“我的异能是‘吞噬’,等你们以后觉醒了异能就能做到了。”夜尊很享受别人崇拜他的感觉。

“什么是异能啊?”“异能是干什么的呀?”“从来没听过啊!”“能吃吗?”“我爹娘都没有异能,我们能有吗?”“异能好厉害啊,教教我们吧!”“大哥哥你收我做徒弟吧。”“大哥哥我嫁给你,你能教我异能吗?”“大哥哥你的武功为什么要叫异能啊,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三个孩子七嘴八舌的问,问得夜尊都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了。夜尊懒得理他们,迈开大长腿往石屋外走去。

孩子们得不到答案也不闹,跟着夜尊就往屋外走,出了屋子就把刚才那些话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出了石屋,只见一群人围在门口,手里拿着武器,摆好了攻击的姿势。为首的是个虬髯大汉,眼睛比一般人要深邃,眼珠的颜色是蓝色,应该是个异乡人,身高比夜尊还高出一个头有余,隆起的胸肌和上臂无不彰显着男人的孔武有力:“小子,哪条道上的,报上名来。”他的声音浑厚低沉,看着没用多少力气,但就觉得他的声音仿佛是贴在自己耳边说出来的。

虬髯大汉给人的压力很大,夜尊也很多年没见过这么有压迫性的人了,哪怕当年控制了自己的贼酋都没法与之相比。

不过,夜尊不怕他。

夜尊的嘴角抹过一丝优雅的微笑,双手交叠,礼貌性地鞠了一躬,说:“在下夜尊。”抬起身来的时候,直勾勾的盯着虬髯大汉的眼睛,邪魅一笑。

虬髯大汉没有丝毫闪避,只是把大刀横在自己胸前,做好防备的姿势:“兄台来意不妨直说。”

“纯属路过,顺便看上了几个小孩想要带走而已。”夜尊说的是实话。当然,虬髯大汉这帮人是不会相信的。

“我这万葬峰连飞鸟都飞不进来几只,看你也不像轻功高强的样子,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路过,莫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虬髯大汉不知道,他猜到了真相。

夜尊无辜的耸了耸肩,再摊了摊手,然后又点了点头。

大汉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眼睛一瞪,二话不说冲上去直接开打。

说实话,夜尊是真不喜欢近身战,用异能的时候直接远距离攻击就行了,能不动就不动,何必浪费力气呢?夜尊抿嘴笑了笑,歪歪头,在思考是要玩一会儿还是直接甩异能把他吃掉。就在他思考的时候,大汉已经来到夜尊身前,眼见着大刀就要砍下来。

“大哥哥!”几个孩子们大声喊,胭脂的眼泪已经收不住了,闭着眼睛大喊“救命”。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夜尊决定跟大汉玩一玩的时候,一支箭破风而过,正好射在刀身前方,大刀偏了方向,大汉也踉跄了两步,不过大汉还是有两把刷子,刀依然稳当当的握在他手中,半点没松开。而后,一个黑衣黑发带着黑色面罩的人出现在夜尊身旁,他把夜尊拉到自己身后,再借着夜尊的手臂为支撑点,踢了大汉一脚,大汉后退了几步,刚好拉开了他与夜尊之间的距离,让夜尊离开了危险区域。

这个人的莫名出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大汉和他的属下也都反应了过来,没说废话,直接围了上来。夜尊和黑衣人的武功都不弱,小孩子中,止墨竟然也会点功夫,只不过小煌儿依旧睡得很香,止墨也绝不放下他,在退敌上不是什么战斗力,但保护另外两个小孩却是刚好够用。

黑衣人有意识的拦下扑向夜尊的山贼,抢了一个山贼的剑之后再一脚踢出战斗圈,那一脚正中心窝,那贼人躺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黑衣人用轻剑挡住虬髯大汉的大刀,脚尖点地,以脚带动腰部的力量,整个人带着剑旋转着向虬髯大汉劈去。大汉用刀挡住了落在肩膀的剑,但这一招竟然沉重得根本无法全部抵挡,还是让黑衣人的剑入肉三分,伤了肩膀。

黑衣人伤了大汉之后,换了动作,一脚踢在大汉受伤的肩膀上,大汉后退几步,吐了口血,而黑衣人则是借着这个动作落回地面,旋身,站定。这一瞬间,那动作和眼神像极了沈巍。

“哥哥……”夜尊愣住了,喃喃低语。

黑衣人看夜尊呆呆的站在那里,喊了一句:“发什么愣啊?带上孩子们快走!”

夜尊眨了眨眼,回了神,转头往几个孩子身边跑,顺便再干翻几个小喽啰。往外跑了没几步,就听到大汉召唤更多的喽啰往这边来。夜尊听到黑衣人的呼吸声加重,知道他已经体力不支了,当下也没了玩一玩的心思,直接把黑衣人吸过来,扔到孩子们身边,说:“我吃了他,来多少吃多少!”

黑衣人被吸过去的时候还纳闷,这是什么武功?然后就想:这人不厚道,功夫这么厉害,刚才干啥假装挨打?他却忘了,夜尊没假装挨打,大汉还没打着呢,是他先出手救人的。

等等,吃了他?

黑衣人还没反应过来,孩子们已经在欢呼了:“吃了他吃了他!”

黑衣人嘴角抽搐,在心里大喊:你们到底知不知道“吃了他”是什么意思?!

夜尊双手运转黑能量,如烟雾般的能量覆盖住一片山贼,黑能量的吸力很强,大部分人都扛不住,直接被同化成黑能量,继而被夜尊吸入腹中,只有虬髯大汉还能保有一丝清明,用刀钉在地面上,不至于被吸走。只可惜,夜尊最主要要吸食的就是他,没坚持多久,也化作黑能量被吸入腹。

被大汉叫上来的一群喽啰看到这一幕,第一反应是要杀了夜尊给老大报仇,而夜尊眼光一扫,所有人都定在原地不敢动弹。夜尊抹了抹唇,做出一副“很美味”的样子,咧开嘴笑着问:“你们确定要上来送死?”

虽然不见什么血光,可在那群喽啰眼中,这就是血盆大口啊。顿时被吓得动也不敢动,浑身抖得像鹌鹑一样。

真、真真真、真吃了?!

黑衣人腿一软跌坐在地上,看了眼欢呼中的小孩们,顿感不妙。

看到和哥哥很像的这个人跌坐在地上,并没有露出“事情已经解决了”的安心感,反而带着惊恐,夜尊觉得有点委屈,微微皱眉,撇撇嘴:“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把这些人解决了不好吗?”

黑衣人是带着面罩的,所以其他人看不到——他面罩下的嘴巴已经张到很大很大,大到不能再大的地步了。黑衣人觉得,这个人愿意救小孩,也愿意救他,起码是带着善意的,于是吞了吞口水,结结巴巴地说:“那个……吃人是不对的……”

夜尊总觉得这个人像哥哥,于是撅了噘嘴,说起话来也不自觉带着点撒娇:“可是这些人好讨厌。而且,不吃了他们,我们也打不过呀……”

“可……可以交给官府……”黑衣人还没从震惊中恢复,说话还是有点打结。

“那我把他们吐出来?”夜尊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好办法,如果吐出来之后还要再打一场,那就闹心了,他现在没心情玩了。

“还能吐出来啊?”

“嗯,还没消化呢,能吐出来的。”

“那就……吐出来吧,以后也别随便吃人啊……”

夜尊想了想,吃了能更省事儿,不吃顶多费点事,既然和哥哥很像的人这么说了,那他听着就是了,“其他人我能吐出来,但是那个大汉我是一定不会吐的,消化了他,我应该会得到新的异能。”说完,双手黑能量运转,覆盖住的地方不一会儿出现了“扑通扑通”重物砸下来的声音——喽啰们都被吐出来了。

黑衣人又长大了嘴巴,这就吐出来了?这么好骗?他却不知,不是夜尊好忽悠,而是夜尊觉得他像哥哥所以才这么听话。

喽啰们刚才在夜尊腹中的时候其实是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的,但是互相的声音能传递,知道自己是被人吞进肚子里了,一朝得以重见光明,顿时跪地求饶,哭喊声一片。

“闭嘴,吵死了。”夜尊揉了揉耳朵,“再吵,都吃了!”

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夜尊在一群喽啰面前来回踱步,问:“拐卖幼童,不外乎是贪财,对吧。”一群喽啰们小鸡吃米式点头。有稍微大胆一点的喽啰诉苦:“我们也是没办法,我们是异乡人,在这里受到歧视,生活不下去,自然要找些赚钱的法子。”

“胡说,有手有脚功夫也勉强够用,难道还找不到镖师之类的营生吗?肯定是你们四肢不勤又贪恋钱财,才做出拐卖幼童这样的勾当!”黑衣人站了起来,大义凛然地说,他生怕夜尊心软被骗了。

“我们……”喽啰还想再说些什么却是被夜尊打断了:“好了,我没兴趣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拐带幼童,但是,你们老大现在在我肚子里,四舍五入一下,我就是你们的老大,以后要奉我为尊,叫我老板,听到了吗?”

啊?

黑衣人和喽啰们都没反应过来。

夜尊用黑能量把衣服上的尘土都清除掉,在说话的时候有黑能量若有似无地在喉咙流转,若是沈巍在,他一定能看得出夜尊这是使用了“蛊惑”异能:“欲得光明,先尊黑夜,我会带着你们过上好日子,而日后,你们要为我所用,明白了?”

喽啰之所以是喽啰,就是因为他们的意志并不坚定,再加上夜尊的异能加持,黑压压一群人齐刷刷地高喊:“是,老板。”

“欲得光明,先尊黑夜。”

“欲得光明,先尊黑夜。”

口号喊得极为响亮,夜尊听得极为舒心。享受了一下众星拱月的感觉,然后挥了挥手,让喽啰们各自退下。

黑衣人的嘴巴是彻底合不上了,他还以为这人很容易被忽悠呢,这分明是忽悠人行业里的扛把子啊。

延伸阅读

永航加盟  http://www.offcenterproductions.com/p774.shtml
永航油画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原则,坚持“质量,用户至上”的经营方针以可靠

铃木加盟  http://www.offcenterproductions.com/d0wr.shtml
铃木渔具总部是渔具、渔线轮、手杆轮、天平系列、橡胶制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魔星钻加盟  http://www.offcenterproductions.com/gkqk.shtml
SquareSiliconeEuropeBVBA(中译:斯瑰尔思康欧洲有限公司)是安

洗车快手蒸汽洗车加盟  http://www.offcenterproductions.com/g6s5.shtml
暂无

BCH加盟  http://www.offcenterproductions.com/p3lc.shtml
BCH餐具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

食尚百川加盟  http://www.offcenterproductions.com/63g8.shtml
食尚百川饮食网隶属于青羊区食尚百川技能培训服务部,初创于2003年,总部座落于成都市

悦悠韩式生活百货加盟  http://www.offcenterproductions.com/6vvx.shtml
悦悠韩式生活百货产品丰富,品种齐全,各种产品呈现在人们的视野中,符合人们的审美,市场

元亨利珠宝加盟  http://www.offcenterproductions.com/ghgg.shtml
元亨利珠宝是一家集设计、加工、批发和少售专卖为一体的大型企业,产品包括黄金、铂金、钯

恋尚十字绣加盟  http://www.offcenterproductions.com/s793.shtml
恋尚十字绣传承几千年的刺绣文化,经过加工发展,自成一门艺术,在综合对比中显现出自身的

东方清瑶视力康复加盟  http://www.offcenterproductions.com/uvxw.shtml
东方清瑶视力康复中心加盟。主要针对青少年近视、弱视、斜视远视、成年人千眼,老花眼、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乱斗之穿越万岁在线阅读蛇雕大战,补刀取胆

    杨过断臂之伤,在初级HP药水的恢复下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他也是凭借这一点才相信的黄瑞。他昨天才断了一臂,今日一早起来便是好了,很是神奇,对于黄瑞所说的能够断臂重生杨过也坚信不疑。黄瑞带头走出山洞,风灵却是满脸的不满。“居然让本小姐在这样的山洞里待了一晚上,太倒霉了。”“没让你在大雨中呆一晚上就已经很不

  • 火影之木遁觉醒暴风雨前夕

    小龙和雨桐,这是第一次出门,而且还是走这么远的路。罗丁城,一个多么遥远的地方。雨桐保守估计,以他们现在的速度怎么都要走一个月甚至更长。虽然,知道大概方向。但是,这一路上,会碰到什么,真不好说。但是,雨桐不害怕。她已经想好了,她甚至过去了干什么她都想好了。反正,他也没什么特别的专长,但是这织布还是没有

  • [综英美]我治疗病人的日子在线阅读第9章

    苍元宗山脚,湖泊东侧。丙字班与乙字班的学堂比邻而建。学堂内的坐席排成扇形,围绕着最中心的台子而设。此时,上午刚参加过入宗仪式的丙字班新弟子们,正端坐在蒲团上,聚精会神地听着教习真人讲解心法。今日为他们授课的,是丙字班的总教习,毕昌真人。“引气篇的功法就讲到这里,下面你们可以尝试着感受一下周围的灵气。

  • 快穿不要再二周目了!之第九章

    “我要加入!”昨夜,我已经想清楚了:我根本不知道怪物什么时候会出现,还有所谓的什么暗流世界。这些对我来说都是不存在于我所认知的范围内,更别提有什么书籍可寻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未知,现在的学校对来说是完全未知的存在,以我自己单薄的能力是不可能活下去的。与安吉在一起确实是当前最好的选择了,至少能让我稍微了

  • 极道圣帝初露锋芒

    沈子成扭头看去,却见一个精壮的男子,年约二十多岁,穿着一身短打,额头上居然还有汗水,手中倒提着一支木棍,站在侧门处,正招呼着许芝兰。沈子成认得此人,这人就是许芝兰的二哥许英武。许英武一扭头也看到了沈子成,顿时愣住了,许芝兰只不过是沈子成的妾室,两家算不上亲戚,可沈子成居然跑来了。昨夜官兵到处查抄沈家

  • 穿越四爷,重生福晋在线阅读第一章

    “泡汤!”布满氤氲的木桶里盛满了乳白色的牛奶。上面飘着一层枚红色的花瓣儿。太监总管一挥净鞭,捏着尖细的嗓子响起。宽大的长袍下一个小东西钻了进来。一双小手在作恶。只听‘啊’的尖叫声,太监总管那张脸成茄子了。“公……公主,别掐奴才,疼啊。”太监总管嗷嗷叫唤。几个婢女把小公主抱了出来,朝她恭谨的作揖:“公

  • 荣耀之冠在线阅读第八节

    为了寻求真相,姜子牙需到现在的周朝首都找周武王姬发询问些事情纣王死后由新继周王周武王姬发继位,姬发继位后纳贤封侯,定都镐京,开发新政治理国家,并追封自己的父亲姬昌为周文王,在姬发的带领下,此时的周朝国泰民安,处处生机勃勃,周朝也迎来了鼎盛期从吕姜村到镐京走路需要三天路程,姜子牙由于失去法力,只能徒步

  • 妃要逆袭第八章

    受到鼓舞的他再不分心,继续按照自个儿的法子为太后救治,又试了四五下,终于听见太后猛咳一声,吐出一物,太监忙俯首去瞧,才发现竟然是没吃完的半颗枣!憋了半晌的太后终于能出气儿,甭提有多畅快,福隆安这才将人放下,不由捏了把汗,幸亏咳了出来,否则他这条命怕是要栽了!宫人忙扶太后坐下,此时的太后凤冠已歪斜,嬷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的猫在线阅读第4章

    叶正明回握住了她的手,十指紧扣,如大提琴低沉悦耳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说:“梦华”“嗯”华女士低声答应,拉着他的手继续前行。俩人的影子在长江边,在月亮下被拖长,一长一短,似乎重叠了在一起。就这样,俩人认识的第九个月,确定了关系,不需要别的语言去做声明,就默契的承认了彼此之间的关系。和华梦华谈恋爱,对于叶正

  • 重生之长公主为妻在线阅读破

    夕阳西沉,落日的余晖洒遍大地,慷慨万分的给这天地万物渡了一层温暖的柔光。其中,最得恩宠恐怕就是深山老林之中这个遗世独立的古宅了吧。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让这座依山而建的古宅成为了这片巍峨山脉最璀璨的明珠,享受着众星捧月般的荣宠。姜琼提着一个大红色的三层高食盒,沿着山间的小路不急不缓的朝着古宅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