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许你千层爱在线阅读第2章

作者:星梧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二章

唐朝的请安声刚落地,满屋子的人都逗笑了。唐朝听到众人的笑场,一脸懵懂的抬头看去。一个个笑的花枝乱颤的。,尤其是林妹妹的亲娘贾敏大小姐,更是笑倒在她亲娘的怀里。

她说什么了,大家为什么是这样的笑法。

是请安的话不对?不能呀,这段话也是按着套路来的呢。

电视上都是这么说的?不应该有错呀!

“太太,您刚才听没听到这丫头叫什么名?真真是有意思。再配上她那话,逗人的紧。”

贾敏说完,屋子里的人又是一通好笑。就连一直不怎么有表情的王氏,也开怀了。

自从瑚哥出事,她这心里就七上八下的。不是她有多心疼瑚哥,只是这瑚哥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在她刚诊出身孕的当口出了事,怎么不让她心烦。

也幸好有惊无险。不然再传说她的孩子八字硬,尚未出生就克死了堂兄弟,这孩子以后可怎么办呢。

清柔中带着一点点清冷的声音,就那么再自然不过的钻进唐朝的耳中。这声音,哭起来,应该别有一番滋味吧。

“这丫头,怎么起了这么个名?”张氏也是笑的狠了,这会儿拿起桌上的茶,浅浅地喝了口才出声问她。

唐朝想了想,按着记忆中的原因回了话,“回奶奶的话,奴婢生在早上,又是个女孩。奴婢的老子便起了个‘朝’字(zhao)。一意为早晨,二意为招弟。后来也不知怎么地,念着念着,就成了唐朝(chao)了。奴婢的爹粗粗认识几个字,想着虽是两个读法,但都是一个字。便也就这么叫了。”

听到唐朝这么说,这屋子里笑点太浅的大小妇女们,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既是这样,倒是错有错着了。我看这名字就不错。比那花呀枝呀的强。”贾敏看了一眼也在笑的二嫂王氏,说道:“这话,二嫂怕是听不明白吧?”眼中那明晃晃的‘知汝不识丁’,看得王氏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就连仍旧跪在下首的唐朝,只听这句话,都能感觉到贾敏对王氏的轻蔑。更何况看到贾敏眼神的王氏了。

自来姑嫂就是天敌,但敏大姑娘,你这也太招人恨了吧。不过就是王氏随口说了你两句,让人少看些书,多动动针线,绣绣嫁妆,你就在这么多人面前,下人脸面。这不是诚心给自家姑娘拉仇恨值呢嘛。

贾敏与王氏不对付这件事情,唐朝来了半个月了,也是一清二楚,明明白白的。尤其是前个晚膳后,王氏听到贾敏和张氏在那里说什么诗呀词呀的。忍不住劝了她一句多做些针线女红。

不说贾敏当场就把人刺了回去,今天竟然又这样。可见这仇是结大了。

唐朝在八人间的下人房都听到这件事情了,可见此事传播的范围有多广了。

张氏是个厚道的,看到小姑子又找弟妹的茬,连忙把话题又重新扯到了唐朝身上。

“那天还要多谢你救了我的瑚儿。听说你回来后便病了。现在身体好了吗?”

不好的话,她还能站在这里。明摆着是废话嘛。

不过就算是废话,唐朝也只能恭恭敬敬地回她的话,她算是知道这是个什么地界了,她醒来的当天,就知道小胖孩的奶娘,丫头什么的,一口气杖毙了七个。还有些直接卖掉的呢。

这大户人家用人,从来都是家生子居多,其次也是要签了死契的。那是有一点不好,是说打死便打死,说发卖就发卖。

想玩个性,想要民主,那还不如一头撞死来的快呢。

“回奶奶的话,奴婢身子好了,这才敢进来给主子们请安。”回头别谁病了,就往姐身上找。姐可是病好了,才进来的。

“你那天是怎么出现在那里的?”史氏也不在像刚才亲闺女刺儿媳妇时那般装聋作哑了。直接问明白了主题。

“那天太太您逛园子,说是园子里的花修剪的不错。赏了奴婢等人一人一颗银锞子。奴婢和同屋的小姐妹拿到了银锞子,就等到下了值送回家。一路走来,便看见荷花池子里有个人影。这才停了下来。”至于是怎么下水救的人,唐朝就没有往下说。

史氏和张氏对视了一眼,这跟之前她们了解的情况差不多。于是史氏又接着问,“那你看见附近有什么人没有?”

这个还真没有注意到,不过唐朝还是耍了个花枪,“回太太的话,奴婢当时吓傻了,看到哥儿在水里,也顾不得别的了。”

“嗯,是个好丫头。”史氏点了点头,笑着对一旁的大丫头说了句,“拿好东西赏她。再给她个荷包。”

听到有好东西拿,唐朝瞬间就笑眯了眼。贾母的好东西,那还能差了。

不过还不等唐朝谢赏,张氏在一旁也说了句,“太太既赏了你,我也不能小气了。”说罢便喊身后的丫头,让她记得回头找些好东西赏唐朝。

王氏见此,也没客气,也说了句,回头也赏她。这几天,她是早就知道这丫头的来历了。自己陪嫁丫头的女儿。

话说回来,不知不觉间她都嫁进来十年了。可丫头的孩子都当差了,她这肚子才有了喜信。想想都心酸的很。

唐朝嘴甜,看到众人都赏她,就连贾敏也说要赏她一套唐诗给她。连忙的谢恩。只是嘴上却说着:“奴婢并不曾做了什么,实在是受之有愧。我是府上的奴才,哥儿是我的主子。这本是奴婢应该做的。当不得主子们的赏。”

唐朝这话,说得众人脸上心里都越发的满意她。尤其唐朝说了一句,“若不是太太赏了奴婢,奴婢也不会想着穿过花园子,将银锞子交给奴婢的娘。所以追根究底,还是太太福气大,照着哥儿逢凶化吉。”

“太太,您快听,这丫头可算是说到我的心坎里去了。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呢。要不是太太去逛花园子,也不能赏她银锞子。没了这银锞子,哪还能顺路救了瑚哥呢。”张氏嘴更甜,不但嘴甜,更是话落还站起来给史氏行了个大礼。

那是她的亲儿子,要是真的出了事,她的半条命也就不用要了。所以无论是太太,还是这丫头,张氏心里都是感激的。

自于王氏,呃,张氏还真的没有什么想法。虽然种种迹象表明,这次瑚哥落水不是意外。但张氏心里却已经有了怀疑的对象。那人却绝对不是二房和王氏。

似是想到了什么,张氏眼中闪过一抹狠厉,哼,你以为没了瑚哥,你就有机会生下庶长子了吗?

原来贾瑚的这场意外,竟然是贾赦房一宠妾所策划的。此女家生子出生,在内宅中颇有些手段和人脉。

近日查觉到身上可能带了孕信,一边悄悄瞒了下来,一边策划了这场嫡长子落水事件。张氏是世家大族出身,手段心机样样不缺。

那妾室既然敢把手段施在她的三岁稚儿身上,就休怪她手中不让她超生了。

自从查出来这里面的一些事情后,本着宁可错杀,也不放过的原则,张氏便让人用了一些食物相克的膳食给那妾室送去。

按着张氏的推算,那妾室身上的贱种,估计这两日就要当成月事留了出来。想到此,心中就是一阵痛快。

庶子庶女,在他们这样的人家本是常见的,张氏自认对房中的妾室都不曾打压,没有想到却因此,让她们生了不该有的野心。

一个庶子,就算是长成了,能需要多少银钱。一个庶女,精心教养了,也是家族的人脉。

这样的事情,张氏自小所受的庭训便是不可学那些愚不可及的蠢货,死劲打压妾室庶出。

因为一山还有一山高,谁也不知道,结下死仇后,你有没有办法彻底将他们摁死。

但现在不一样了,张氏觉得此时再不出手,那就是让人小瞧了她们张家。小瞧了她。

张氏如何纠结,唐朝可不关心。她现在伤心的是贾敏听说她娘是王氏的陪嫁丫头后,对她一下子就冷了脸。

王氏看到贾敏这么不给她留情面的样子,心中恨不得生咬了她。可当人闺女和当人媳妇就是两待遇。

现在,她算是明白了,当初她娘家嫂子面对她是个什么心态了。尤其是这两年老子娘相继去逝后,娘家嫂子对她也就只剩下面子情了。

为什么林家几代单传,就没有个姑娘呢。这样的气受,她受了,是她当初没修的德行。为什么贾敏却不用受这种气?

王氏心中的不甘是越来越强烈,就差一点化为实质了。不过也幸好,此时大家的注意力还在唐朝身上。

“这丫头是个好的,就留在我院子里吧。鸳鸯,你领她下去安排。嗯,就先提个二等吧。”贾母史氏,看了一眼大儿媳,又看了一眼小儿媳,最后发话,把唐朝留在了自己的院里。

她知道,大儿媳碍于这丫头的母亲是老二媳妇的陪嫁丫头,也不能要她去大房。二儿媳身边还有丫头的娘在,也不方便。

而且这丫头,也确实挺讨人喜欢。留在自己院子里,也不算是亏待了她。毕竟是救过主的人。再让她当个粗使的丫头收拾花园子,让人看了,也不像。

听到升了等,还换了轻松的工作,唐朝是一百个喜欢。这回磕头也磕的心甘情愿了。她就当这是某国的跪式服务了。

磕头毕,再起身。唐朝才发现她进来这么半天了,竟然一直是跪在那里的,幸好她有先见之明,这两天,拿着穿小了的旧棉裤,做了两个‘跪得容易’。不然这会一准站不起来。

倒退出去后,跟着刚才那个被叫鸳鸯的丫头进了后面一排倒座房。

延伸阅读

劲捷加盟  http://www.jimandlacy.com/gjqj.shtml
劲捷汽车用品始终专注于高、中端SUV车型改装装饰件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产品主要包括脚

大连非凡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jimandlacy.com/gc2y.shtml
大连贵金属交易所旺爆招商:1、政府批准,安全有保护。以大连市命名的交易所获大连政府支

江通加盟  http://www.jimandlacy.com/p1sq.shtml
广州江通公司注册资金0万元,广州江通公司高层管理人员均有5年以上在国内市场经营玩具,

好尔卫盾加盟  http://www.jimandlacy.com/s0v2.shtml
随着食品污染的越来越严重,一场新的健康家电革命已经开始,新的市场机会已经来临。人们每

一水间加盟  http://www.jimandlacy.com/d8dc.shtml
一水间园艺是集以无土栽培为主,并融合多种栽培与园艺延伸产品的花卉特许经营和承接绿化工

天祥机电设备加盟  http://www.jimandlacy.com/auce.shtml
陕西天祥机电设备有限公司始创于1994年,是一家从事产品研发、生产制造、技术服务、产

亲子悠悠加盟  http://www.jimandlacy.com/6c3k.shtml
亲子悠悠乐园:隶属深圳亲子悠悠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创于2012年推出的儿童乐园加盟连锁

皇欣干洗加盟  http://www.jimandlacy.com/b8rc.shtml
皇欣干洗是上海皇欣干洗设备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皇欣干洗店连锁是长期从事洗涤设备生产、

角木蛟加盟  http://www.jimandlacy.com/p0m7.shtml
角木蛟发饰是象山区戴氏旅游商品销售中心经销商品,总部前身为清中期嘉庆年间衡州“角木蛟

旺科加盟  http://www.jimandlacy.com/pb4u.shtml
旺科水处理设备系从事水处理技术开发、包灌装以及输送机械等设备设计、生产制造、销售、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平淡无奇苟道长在线阅读第一节

    我一直就不喜欢首尔的冬天,因为这个处在半岛上的城市在冬季竟然没有一点湿气。每年刮起来的气流都是透着摩擦的干冷,甚至覆盖了整片都市的厚重雪埃看着也漠然得让人难以接受。和这座高速运转的都市一样冷漠生硬,即使在这里生活了将近五年,我也没有产生哪怕一丝的热络与依赖。或许是出生在洛杉矶的原因,我记忆里的冬天永

  • 大秦长安君之第三章:恐人街打工仔(2)

    第三章:恐人街打工仔(2)“你还没有准备好吗?”艾伦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然后站在门口摆出了厌恶的表情,“时间已经有些紧迫了。”“啊...”凯的表情立即变得焦灼起来,有些手足无措,他道,“马上就好了老师,您先进来坐一下吧,我马上就好。”“快点!”艾伦不耐烦地说道。“好的好的。”正装少年立即转头进入店里面

  • 暮光之长老的烦恼之九尾妖狐(2)

    一想到天赋两个字,杨宇的脑海当即似潮水般涌现了大量的信息,全都晦涩难懂,难以捉摸。原来是这样啊!杨宇心中了然,算是明白了召唤的流程。“首先是要新鲜的血液。”说着,杨宇并没有取自己腹部处血液,而是从袋子里掏出一把极为普通的小刀,往自己的手肘处不轻不重的划了了一刀,殷红色的鲜血登时从伤口处涌现了出来,顺

  • 违律者之第六章

    且说元策将夜宵送到苏陵房中时,苏陵正伏案写些什么。元策见他神情专注,便将食盒搁在桌角,立在一边静静候着。良久也没见苏陵有要进食的意思,元策有些按捺不住,踟蹰着走近一些,心中不免怯意,不由又后退了些。如此反复多次,任是苏陵也察觉到了动静。“元策,你在那晃来晃去做什么?”元策闻言心中一喜,乐呵呵地凑上前

  • 做一个只看脸的颜控好难之撞墙撞傻了吧?

    “云小姐,你怀孕了。”走在大街上的云念脑子里一直回荡着医生这句话。她是爸妈为了攀附权势送给白家的牺牲品,白家在天海市是响当当的大家族,腹中孩子的生父,是病娇体弱的白家二少爷白漠阳。本来应该高兴,可有传言白漠阳活不过三十岁,不仅如此,她在白家的地位和下人无异,她的孩子就算出生了,肯定也会活得像她一样,

  • 我有一个系统第四章在线阅读

    懵懂的爱情就像一个试衣间,你永远猜不到从里面出来的人接下来会穿哪种款式。昨天可能是个男孩跟你表白,今天又换成了个女孩对你谈情说爱。女生之间真的会产生感情吗?许白无解,她只是能模糊地感受到那种淡淡的爱意,都是真的。“看一看东西买齐了吗?买齐了我们就回家。”许文辉的声音把许白拉回现实。她刚坐在商场的长椅

  • 末世之线在线阅读第3章

    明博自毕业后来人民医院当医生已经超过30年了,最开始也是从住院医师开始做起,住院医师、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院长。他这些年也见过不少医生,李盖算是他见过的年轻人里最出色的那一个,保送北大医学院,本硕博连读,绩点第一。他看好李盖,恰好女儿也喜欢,他倒是乐见其成,让他做女婿是最好不过。李盖脱了防护服,

  • 别说话了,会炸第九章在线阅读

    众人领命而去,看着离去的众人,刘辉心里想道:“这次来的黄巾应该只是地方小部队,也没有什么叫得出名字的人物,因为黄巾之中的能人大部分都在冀州张角处,或者在幽州,兖州,南阳等地,而现在自己手下有着这么多人才,基本上没什么问题的。”…………城门打开,章邯带领200人马先行出发,随后,刘辉带着众将和600人

  • 复仇进行中。在线阅读第十章

    啪哒啪哒!郑虎额头上的汗珠如雨般滴在地上,发出声音。所有人摒住呼吸,唯恐发出声音惊扰了方浩,方浩的刀子切进了郑虎脖子。二楼的李凯杰与一众美女看呆了!郑虎可是九龙府最厉害的人,身手不凡,结果连方浩一招都接不下来。林家的窝囊废女婿,怎么这么厉害?“方浩,我可是九龙府的人,你要动了我,整个九龙府数百号兄弟

  • 望山辞在线阅读她来找我了

    清冷的玫瑰花香在空中弥散,随后,辛辣浓重的血腥味侵入房间。“咯吱……咯吱……”门外响起指甲刮挠门板的刺耳声音,听着让人有种心慌的感觉。“妹妹?”“嘻嘻……我进来了哦……”“嘻……”站在门外的“人”发出低低的笑声。不要进来!不要进来!!季思危在心里呐喊,用尽全力睁开耷拉的眼皮。对方显然没听到他迫切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