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综漫之鬼剑神枪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流风止云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月:???)。

眨眼间,两个月的时光便已经匆匆过去。

而在这段不算太长的日子里,隋国的江湖上却是接连发生了两件大事。

其中的一件,便是传说中,隋国四大奇书之一的《长生诀》,终于重现世间。

根据有限的情报判断,这本记载着上古帝师——广成子一身所学的旷世奇书,如今正流落在了江南一带。

这个消息一经传出,很快在九州大陆的武林上掀起了一番浪潮。

甚至,连原本对江湖之事不感兴趣的各大帝国,也开始加入到对《长生诀》的追寻中。

一时间,隋国的武林变得异常热闹。

至于第二件事,则是有关于魔门。

似乎也是从两个月前开始,随国的武林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不知身份来历的“黑衣客”。

这个黑衣客的武功极高,刚一出现,便击败了魔门灭情道的宗主【天君】席应,事后更是抢夺了其镇派武学《紫气天罗》。

而在之后一个月里,这个黑衣客便开始横跨隋国的各大州县,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魔门宗师全都“拜访”了一遍,像什么【胖贾】安隆、【辟尘】荣凤祥、【子午剑】左游仙、【倒行逆施】尤鸟倦……

可以说,除了排名第一的yin后和第二的邪王之外,昔年的魔门八大高手已经尽数败北,并且都被迫交出了自己所修的武学秘籍,可谓是颜面尽失。

这件事在魔门内部所产生的震动,几乎不逊色《长生诀》的出现。

也就是在今天。

魔门现今,唯一还没有被黑衣客正式登门的yin葵派,终于发生了一件诡异的怪事……

洛阳城,某座青楼的厢房内。

一具犹如干尸般的枯槁尸体正摆在房间的地面上,静静的躺着,那副丑陋可怖的形象,很有种话本里,被艳鬼妖精吸干精气而死的既视感。

这具尸体生前的名字叫做边不负,外号魔隐,是yin葵派中地位颇高的长老之一。

此时此刻,许多yin葵派的中高层成员,都在观察着这具尸身的情况,心中若有所思。

作为和yin后祝玉妍同时代的元老级人物,边不负的实力自然不差,早在十几年前他就成功迈入了宗师的门槛,又因为时常采补门中元yin丰沛的女弟子,单说功力,绝对称得上是yin癸派内部有数的顶尖高手。

但如今看到他的这副模样,竟似乎是死在自己最擅长的方面……很显然,这是被人给算计了。

站在众人前面的yin后祝玉研,面无表情的盯着眼前的尸体,冷厉yin沉的神色,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战战兢兢,整个大厅里的气氛也变得压抑无比。

这个时候,也只有yin后的爱徒婠婠,才能轻松自在的站在她的身旁。

白衣赤足,恍若精灵般妖娆的婠婠,用她那狡黠的目光在这些人的面前一扫而过,仿佛在看一场有趣的戏剧。

接着,目光向下移动,只见那饱满的粉唇忍不住微微一扬,泛起了一丝真诚的笑意。

干得漂亮!

杀了边不负的人啊,你可是帮了婠儿的好大的一个忙哩!

“……”

感受到旁边有些雀跃的徒弟,祝玉妍的心中颇有些无奈。

身为婠婠的师傅,她当然清楚自己的这个小徒弟有多讨厌边不负,就如同……那些被他采取过红丸的女弟子一样。

在古代,对于一个未嫁的女人来说,她们最在乎的东西是什么?

当然是贞洁!

哪怕是她们这些出身魔门的女子,其内心深处,却未必真的像她们平时表现的那般放荡。

可以说,从前在yin癸派中最招人恨的,恐怕便是这“开/苞”专业户一般的边不负了。

只不过,在祝玉研的心中,始终是魔门的兴衰最为重要,为了重新恢复魔门往日的荣光,其他的一切都可以用来牺牲,甚至包括她自己……而现在,边不负的突然死去,显然让她原本的计划出现了意外。

最重要的是,那个将边不负杀死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是那个“黑衣客”,还是其他的什么人……

想到此处,祝玉妍挥了挥手,让除了婠婠以外的所有人离开这里。

“婠儿,这件事你怎么看?”

听见这句话,婠婠zui角边的笑意立马消失不见,连一向妩媚娇嗔的神态也变得十分严肃。

“师父,从尸体的特征上看,边师叔的确是被人‘狠狠’的采补过,但是……他的身上竟然还有天魔功第十七层的痕迹。”

说着,婠婠的脸上不禁露出迷惑的神色,沉吟了好半晌,才看向yin后说道:“其实,刚听到边师叔遇难的时候,婠儿还以为会是那位‘黑衣客’的手笔,但这十五层之后的天魔功是本门的不传之秘,整个yin葵派除了师父和我之外无人懂得,除非……”

“不是他!”

眼中的杀意微微一闪,虽然没说出来,但祝玉研已经猜到婠婠想要说的那个名字……然而,这件事实在不像对方所为。

她很了解那个人,以他的骄傲是不屑于用他人的功法来杀人的。

只是天魔大法……就像婠婠所说的那样,整个yin葵派只有她们俩懂得十五层之后的天魔大法,但是yin后祝玉研,绝对不会现在就杀死边不负,至于婠婠……以她目前的功力来看,也还欠缺一些火候,故而她们两人都没有这个嫌疑。

倒是那个所谓的“黑衣客”,根据他最近这段时间的行为上看,却是有一定的可能。

不过,他又是从哪里学会的《天魔大法》呢?

祝玉妍眉头微微蹙起,脑海中不由闪过了一个成熟美妇的音容相貌。

那便是她祝玉研的女儿——东溟夫人,单美仙。

她是这个世界上,第四个懂得全部天魔大法的人。

也是……最想将边不负置于死地的人。

黑色的面纱下,yin后的zui角微抿,而婠婠更是对这件事产生了极大的好奇。

就这样,心头闪过了种种复杂的情绪,不知道过了多久,祝玉研才疲惫地叹了一口气。

母女二人十数年不见,也许……是该到重新会面的时候了。

——————————分割线————————————

宿主:孟缘

等级:二阶初(六阶高)

力量:486(普通成年男性平均数值为10)

速度:414(普通成年男性平均数值为10)

体力:457(普通成年男性平均数值为10)

能量:699(普通成年男性平均数值为10)

特殊状态:【无法识别】

……

洛阳城的郊外,一座隐蔽的山林之内。

此时此刻,那个将大隋魔门搅得一团乱麻的“黑衣客”,正仰躺在一株大树的枝干上,神色悠闲地翻看着手中的《天魔大法》。

这人的身份自然不作他想,正是我们的主人公孟缘。

时至今日,从在石龙的手中得到《长生诀》算起,孟缘已经在这个世界生活了两个多月。

在这段时间里,他根据记忆中那些有关于魔门的讯息到处搜寻,然后化身为“黑衣客”,和那些持有部分《天魔策》的魔门高手进行较量,夺取他们的武学。

就这样一边打一边学,不知不觉中,孟缘已经将自身的修为提升到了鬼仙巅峰,也就是此界的大宗师境……不得不说,九州大陆的天地元气当真是品质上乘,他只不过稍加修炼,变轻松迈过了修行上的一道关卡,达到了凡人修行的极限。

当然,能够有这样迅猛的修炼速度,其中有不少要归功于孟缘在火影世界中打下的坚实基础,以及那本身就极高的境界……事实上,他如今所做的这些修行,不过是将当年的路重走一遍而已,就如同古龙小说的嫁衣神功,算是一种另类的破而后立。

修为和体魄重回鬼仙极巅之后,孟缘也没打算耽搁,在聚集了大部分魔门的武学后,当即就按照原来的计划,直奔东溟派所在的海域,找到了当时正在与李阀合作的单美仙。

值得高兴的是,在这位东溟夫人的心中,对那边不负暗藏的杀意,已经远远超出了他原本的预料,以至于孟缘压根没花费太多的功夫,便顺利从她手中获得了《天魔大法》前十七层的口诀。

好吧,这里面自然是少不了一些武力上的威慑。

不管怎么说,这单美仙也曾是yin葵派的前任圣女,yin后祝玉妍的亲生女儿,魔门里的那些算计和本事她可是一样都没少学,怎么可能会轻易将自己最强的武学交予他人。

但可惜的是,谁让她还有个爱若至宝的女儿呢……

单美仙可不是祝玉妍,在她的心中,恐怕任何东西都比不上她女儿的一根头发。

至于《天魔大法》最后的第十八层,也在孟缘杀死了边不负之后顺利到手。

《天魔大法》……也就是所谓的《天魔秘》,和《道心种魔大法》一样,同为魔门至宝《天魔策》中的无上绝学,只不过和神秘莫测的《道心种魔大法》相比,《天魔秘》的知名度却是稍显不如。

但事实上,《天魔秘》才是《天魔策》真正的精华所在,千百年来一直被yin癸派所掌握,作为镇派绝学流传至今。

新人求罩,大家请多给一些推荐和鲜花,收藏啊

延伸阅读

捉婿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tjepi.cn/syrq.shtml
夏柔有赵惜时家的钥匙,也没敲门,直接走了进来。看见她在看手机,也没说话,把早餐放在餐

嫁给厌食症王爷(穿书)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tjepi.cn/l4l.shtml
一巴掌扇飞“小哥哥,等等我。”小女孩追在唐药身后不停地喊着。“小妹妹,找哥哥有什么事

天之王座之出发,生物研究室!(10)  http://www.tjepi.cn/6vvk.shtml
010出发,生物研究室!夜晚,吃过晚饭后宋小川正按照宁天所说的方式,按摩着腿部和手臂

小娇娇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tjepi.cn/a1ww.shtml
『你会记得我一辈子吗……』『欧尔麦特……』『你会记得我一辈子吗?』……雄英高中,一所

重生之完美女婿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tjepi.cn/u4w.shtml
“用力向下蹲!”秦广略显沙哑的声音充斥这庭院“好!”秦天用力咬紧牙关任由额头上豆大的

[主兄弟战争]变异女主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tjepi.cn/n3ry.shtml
为了保住自己的这条小命李言风赶忙跑到了入口处但是看着外面的绝壁傻眼了这到悬崖顶上十多

我不是精神病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tjepi.cn/bf2x.shtml
第二章林萧“萧传来消息,死神小队已经将沙罗在南部的势力全部消灭。”加尔震撼的说道,要

玄幻之全能至尊之修仙世界(一)  http://www.tjepi.cn/6hzk.shtml
“哇……”沈清儿瞪大了眼睛。只见蓝板下面出现了下一页的字眼。沈清儿轻轻触碰,蓝板便翻

分手后他们都哭着要追我之立威  http://www.tjepi.cn/cm6.shtml
清晨,第一缕的阳光穿透了云层,将他的温暖带给了大地,汉军大营外的空地上早已经是刀枪林

八荒古纪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tjepi.cn/63gn.shtml
第六章神一般的战斗力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就算是贝爷,也不禁看得目瞪口呆,一时间连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奶爸的传奇人生第六章 我要邹夫人

    京都新闻。“魔都中山大道,下班高峰期惊现飙车党!目前豪车家属情况不稳!”“啊?这么猛?”“下班高峰期飙车?”“哎呦,这次惊现中山十三郎啊……”“警察是干啥吃的?”“祖国的赛车有希望了。”几个电台主持人听到这个新闻十分不喜,不过**节目主持人李思思却皱眉。“这辆豪车不是那个王大少么?”“还真是啊!”“

  • 贵女红包群(快穿)之冬趣

    第八卷冬趣大雪过后,村子远处的高山、地上、树上、茅草屋就像用雪堆砌的一样,到处都是雪,天地一片银白,厚厚积雪反射阳光很耀眼,这正是打猎的好时机。雪后,黑子骑上马,不带一弓一箭就去打猎了,雪地上几乎没有什么脚印,他先到后山林边走了一圈,溜溜他埋设的机关陷阱。今儿还行,收获还不错有些兔猫,双腿一夹催马向

  • 快穿回到过去那个年代在线阅读第六节

    6.明月楼这女子大概三十来岁,名叫柳三娘,是明月楼的掌柜。一名女子,能做得上汴京城最大酒楼的掌柜,手段自是厉害的。年轻时也是京城里出了名的美人,性格泼辣爽利,多少人慕名而来,不过到现在也还未婚。沈初倒是很佩服柳三娘这样的女人,而且因为经常给明月楼提供新菜品、新食材的缘故,柳三娘和沈初母亲李云娘也熟了

  • 绝世毒医邪王妃第二章

    白球鞋不紧不慢地进了电梯,略微低下头,轻瞟一眼电梯摁键,然后双手依旧插兜、十分冷漠地站在一旁。金属门缓缓闭合,电梯慢悠悠的徐徐上升。冷姗此时靠在电梯扶手处,和白球鞋分别占据电梯两角,打量到男生并未伸手按键,心里一沉。每层楼只有两户人家,而房东从她拿到的照片上看是个胖子,难不成这个白球鞋是她其他的邻居

  • 山河英雄传在线阅读第9节

    巨大的撞击从腰部传来,但却并没有感受到肌被切开的感觉,看来刘磅又救了他一命。而王良的匕首则彻底洞穿了对方的左胸,整个左手都没入其中!老实说武器之灵体内的触感并不好,那是一种粘粘的感觉,硬要比喻的话,就像把手整个伸进了鼻涕中的感觉……一丝坚硬的触感突然由指尖传来,王良没有多想,本能的松开了匕首将那东西

  • 王爷偏偏看上我在线阅读第1章

    一之濑麻美。一个极其普通没什么亮点的女生名,但是这个名字在最近却频繁地在黄濑凉太耳边出现。“啧啧,今天她又换了呢。”“那家伙是在炫富吗?哇啊,真让人讨厌!”又来了又来了。那个“她”当然指的是一之濑麻美——班里上个月转来的女生。结束篮球部早训才回到教室的黄濑凉太在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在背后议论别人是黄

  • 火影之木遁觉醒暴风雨前夕

    小龙和雨桐,这是第一次出门,而且还是走这么远的路。罗丁城,一个多么遥远的地方。雨桐保守估计,以他们现在的速度怎么都要走一个月甚至更长。虽然,知道大概方向。但是,这一路上,会碰到什么,真不好说。但是,雨桐不害怕。她已经想好了,她甚至过去了干什么她都想好了。反正,他也没什么特别的专长,但是这织布还是没有

  • 骗个徒弟养成妻(女尊)在线阅读第9节

    “嵩郎?”容洛颇有些讽刺的牵唇:“当真是情意绵绵。”要说她是如何知晓何姑姑与春元殿樊嵩樊公公对食的事情,其实还多凭了她另外多活的二十七年。前世谢家未倒,母亲还是贵妃时,皇后与母亲相争激烈。她座下的戚婕妤犹如猛虎,奋力地对母亲撕咬,四处收买、胁迫母亲与她身边的人,而其中,就包括何姑姑。何姑姑年幼入宫,

  • 论男二的职业素养[穿书]在线阅读第7章

    车下正男:额这个,我不知道归类在一般垃圾还是资源回收里面,四膳守一脸阴沉的说到向这种东西就应该分成资源回收和一般垃圾哦要确实做好分类这可是重要的资金哦不是资源呢。旁边的正男被四膳守阴沉的脸吓出了一身冷汗。河道旁边小新看到一个保险箱里装了一瓶绿的液体捡来前来如无其事的放进了口袋趴在娃娃车窗户上看的小枫

  • 恐怖副本:轮回盛宴之章、第五章

    第四章被逼入绝境“那你退伍后到哪里去了呢?”“我能去哪里?回家?当时我父亲已经去世了,你知道的。”“我知道,庄叔脚跛了后,靠养20几头山羊为生,有天为了找一只跑丢的山羊,晚上掉下山摔死了,那年暑假回家时,我父亲把前后经过都告诉我了的。我还专门跑到老鹰崖庄叔摔死的那个地方看了的,虽然新草覆盖了现场,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