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不再,依旧第10章在线阅读

作者:伟儿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十章

儿童节将近,孔天微发现高玉树这一两天表现有点奇怪,不像之前那样会专心听课,但是也不会在课堂上捣乱。

他好像一直在思考什么问题,安静地不像他。

孔天微不理解一般儿童会烦恼的问题是什么,只是很好奇到底是多高深的一个问题,会让高玉树琢磨这么久。

有时候他还会盯着她点头又摇头,把她弄得满头黑线,更加看不懂了。

在这种奇怪的气氛中,孔天微迎来了儿童节。

她其实是有点期待的。

前世她没有被允许参加过这些活动,因为爸爸妈妈认为她参加这些活动根本就是浪费时间,她应该要在上小学之前提前学完小学的知识,争取更早一点上学。

前世在儿童节来临之前,她就已经从幼儿园退园了。

前世同样的时间,她应该是在家里跟家庭教师学习小学知识。

这种儿童节活动都会有什么样的**?会不会很热闹?跟爸爸妈妈一起参加这样的活动是怎么样的体验?

通通都是孔天微以前没有经历过的。

儿童节第一个环节是家长要先带着孩子到幼儿园的教室里集合,老师会分发之前说的套装,家长就可以带着孩子到专门的换衣间换一下衣服。

孔天微看了其他小朋友,有些是只有爸爸过来,有的是只有妈妈过来,少部分才是父母一起过来,而她就是这个少部分之一。

她可以一边手牵着爸爸另一边手牵着妈妈,标准的三口之家,令其他小朋友羡慕不已。

人群中唯一孤零零的就是高玉树,他的位置离她有点远,隔了好几个人,周围的人都自动跟他保持距离,就好像他是什么碰不得的脏东西。

高玉树也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父母不来而沮丧,一直没精神地垂下头,盯着地板看,很孤独的感觉。

因为她一直往高玉树那边看,妈妈发现了之后,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不悦地道:“你老看他干嘛?”

孔天微抿了抿唇,不知道要不要实话实说,“他爸爸妈妈没有陪他,很孤单。”

“那也不是我们造成的,他爸爸妈妈的问题,也不知道那对夫妻怎么想的,赚钱比陪儿子还重要吗?”纪伊白嘟喃道,又道,“天微不用担心,爸爸妈妈不管有什么事情都会来陪你的,绝对不会让天微面临他那种困境的。”

可是她想的不是这些啊……

孔天微怔怔的,妈妈的脑回路跟她的想法差了十万八千里。

“天微想做什么呢?”孔阳州摸摸女儿的头,觉得女儿可能不只是表达这么一个意思。

“我想带他一起玩。”她很坚定地回道。

纪伊白一听立即变脸,“孔天微你现在这是得寸进尺了啊!?我有说你可以随便跟他……”

“老婆!注意一下现在这里是什么场合!”孔阳州很快就用更高的音量压下了妻子的怒吼。

孔天微抱着爸爸的大腿,往爸爸地身后缩了一下。

“那不然要怎么样?让她去跟那个小淘气玩吗?你不要总是这么纵容她好不好!该管教的时候就要严厉一点!”纪伊白并不示弱,哪怕他们现在争执会被其他人围观。

“我真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你居然变成这样的人了。”孔阳州十分失望,到底是从什么开始的,妻子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以前虽然也确实会对女儿管教严厉,可是为什么从测试女儿智商之后,她变得越发不可理喻了?一口咬定女儿智商一百七,去测试了出结果还不愿接受事实。

丈夫一句话直接戳爆了纪伊白的暴脾气,“我变成什么样的人那也是为了我的女儿,你除了去给她讲一下睡前故事,你又管过她什么?她的一日三餐衣食住行都是我负责的!”

孔阳州脸色憋的通红,“我的工作比你繁重很多!你怎么好意思指责我没有为家庭付出!”

“我什么时候说你没有为家庭付出了!”

……

……

孔天微害怕地在爸爸妈妈之间看来看去,一会拉拉爸爸的衣摆一会又扯扯妈妈的袖子。

周围的人都没有上来劝阻,可是夫妻吵架本来就不好劝,大家只是选择围观。

余老师去拿道具暂时还没有回来。

孔天微一时之间找不到可以提供帮助的人,内心自责不已。

是不是因为她,爸妈才会吵起来的?

如果她没有诚实的表达自己的意愿,如果她刚才没有说要去陪高玉树,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

孔天微正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被人拉了一下手。

她看过去,看到高玉树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了,另一只手的腋下艰难地夹着余老师发下来的儿童节服装。

“矮人族,你还傻站着干嘛!你的工作是帮尊贵的精灵王子递衣服!”高玉树一张嘴就是中二发言,声音特别响亮,就好像是故意想让别人听到。

孔天微很想提醒他,她爸妈现在还不喜欢她跟他一起玩,过来找她会被她妈妈说的,不要这么大声……

可她要说的话还没有出口,妈妈突然就不跟爸爸吵架了,而是抱起她,闷声不响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目的似乎是为了带她远离高玉树。

孔阳州慢了一步,低头看看一脸嚣张桀骜的小正太,慈爱地道歉:“小朋友,真的很对不起,没有吓着你吧?”

小正太叉着腰哼哼哈哈,“精灵王子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吓着,哼哼!”

“哈哈哈,原来是精灵王子啊。”孔阳州很配合地笑了,有些突兀地伸手揉了揉高玉树的头发,这才去追妻子跟女儿。

原本中二气息爆棚、嚣张地不可一世的高玉树在纪伊白带着孔天微走远后,又恢复了垂头丧气的可怜样,抱着装着儿童节服装的袋子独自回到自己的小椅子上。

孔天微被带去换好儿童节服装回来之后,在教室里找不到高玉树的身影了。

纪伊白没有注意到女儿好像一直都在找人,孔阳州倒是看出了女儿的心不在焉。

在参加活动的时候,明明就是很简单的操作,女儿却频频出错,视线总是在人多的地方徘徊。

本来应该是很开心的儿童节,可在孔阳州看来,女儿好像一点都不高兴,挤出来的笑容很勉强。

“这个**叫做钓鱼,地面上的这些被剪成鱼的形状的纸片上面有一个小圆圈,我们要做的就是用这个简易的鱼竿把鱼钓上来。钓上来之后就会有奖励,汽车小玩具或者糖果还是其他东西,小朋友们自己选。”

又到了一处**地点,老师向新来的小朋友和家长介绍这个**的玩法。

孔阳州觉得这个**也够简单,向老师要了一根鱼竿打算让女儿先去试试。

孔天微心不在焉地接过鱼竿,其实她可以一心二用,所以在观察周边环境的时候也可以把鱼钓上来。

但是……

“孔天微小朋友好厉害!一下子就钓上来了!你要什么样的奖励呢?我们有小玩偶还有玩具,糖果……”

老师的话还没有说完,纪伊白就插话进来,“我们要小玩偶。”

“欸?这应该要让孔天微小朋友自己来选比较好吧?”主持这个**的老师有些诧异。

这个家长也太霸道了吧?

纪伊白一脸不悦,“吃糖果会蛀牙的,玩偶就可以了,那些什么汽车机器人的玩具又不是女孩子玩的。”

孔天微就知道是这样,她其实真的很想要糖果,但是经过刚才父母吵架一事,她现在已经不敢再坚持要些什么了。

很无力,她本以为会有改变的,结果她还是被困在圈里。

如果只是一个没有感情没有情绪没有欲/望的机器人该多好?

“嗯,就要玩偶吧!其实我也是想要玩偶的啦!”强行打起精神,她笑的其实很勉强。

纪伊白就好像赢得了胜利,得意地瞥了一眼主持**的老师,从老师手里接过玩偶送到女儿手上。

孔天微低着头抓了抓玩偶,就把玩偶放包里了,很明显没什么兴趣。

孔阳州也在一旁皱眉。

就在一家人打算前往下一个**时,另一边突然传来远处突然传来一个老师的尖叫,“唉!这个**不是这样玩的!高玉树小朋友,不要把圆圈带走!”

“这不是呼啦圈!是用来套东西的!不要把这个圈当作呼啦圈用啊!”

孔天微一听到高玉树的名字马上就来精神了,身体比脑子先行一步,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往声音传来的那边跑去了。

纪伊白跟孔阳州迈着大长腿跟在后面。

“天微!你要去哪里?”纪伊白在后面喊。

孔阳州没出声,观察着女儿的行动轨迹。

几分钟后,孔天微找到了正在被老师追着跑的高玉树,他的造型实在有些特立独行。

儿童节套装被他彻底改造了,别人的都是正常T恤,他的就是斜着穿的,露出了一边的胳膊,像个小野人似得。

“看什么看!没见过精灵王子的帅气造型吗?本王子今天放你一天假,去跟你的父母玩吧!”高玉树一手抓着偷来的圆圈,语气傲的很。

“我其实想陪你玩的。”孔天微很诚实地道,“之前都说好了要陪你玩的,你这个衣服你自己弄的吗?”

“是我自己弄的又怎么样!羡慕了吗?你如果求我,我或许会考虑一下帮你弄!”高玉树说着又指了她的后面,“你爸爸妈妈要过来了,你不走吗?”

孔天微也很犹豫,她其实不想看到爸妈吵架,可是她又真的想陪高玉树玩。

“去跟高玉树小个朋友一起玩吧。”身后突然传来爸爸温厚的声音,“爸爸妈妈就在旁边看着你们。”

孔天微惊喜地转身,也不知道爸爸是怎么说服妈妈的,妈妈现在虽然满脸不情愿,但是一句反对的话也没有再说。

“爸爸,真的可以吗?”她不敢置信地确认。

“当然可以,天微喜欢就去吧。”孔阳州看到女儿终于露出真心笑容了,心里也感到一阵轻松,就好像早就应该这样做了。

“但是不可以吃糖果。”纪伊白在一旁脸色很臭的补充。

“嗯嗯!谢谢爸爸妈妈!”只要让她跟高玉树一起玩,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可以兑现承诺跟高玉树一起玩儿童节**,孔天微立即活泼了许多,高玉树也没有再像之前那样调皮。

扔圆圈套奖励的**中,高玉树居然一套一个准,而且每次套的都是一糖果。孔天微只能羡慕嫉妒恨,她玩这种**的能力太差了,什么都套不到。

之后再去玩其他**,高玉树选择的奖励也都是糖果,一圈**玩下来,高玉树得到的糖果能把他的小书包塞得鼓鼓的。

孔天微在心里诧异,明明在看到某些玩具的时候眼睛都挪不开了,拿到糖果之后也不吃,完全看不出他对糖果有什么喜爱,他真的是喜欢吃糖吗?

延伸阅读

安艾儿加盟  http://www.softbeachcamp.com/ykn8.shtml
安艾儿内衣是一家以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大型企业。广东省普宁市依丽针织厂成立于1990年

美丽心情蛋糕加盟  http://www.softbeachcamp.com/bbgs.shtml
美丽心情蛋糕作为知名的蛋糕品牌,在甜品行业中拥有叫高的地位,美丽心情蛋糕被很多消费者

洗乐猫加盟  http://www.softbeachcamp.com/gs15.shtml
暂无

琪美加盟  http://www.softbeachcamp.com/ax7m.shtml
琪美真玉项目介绍:琪美真玉严把质量关,设计款式新颖,工艺精湛,售前必须严格进行质量监

肉啃肉市井火锅加盟  http://www.softbeachcamp.com/bxkd.shtml
肉啃肉市井火锅作为成都二当家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重点品牌。成立于2018年,是一家全

中科视康加盟  http://www.softbeachcamp.com/ggnt.shtml
目前,中科视康已获得了十多项各省市;核心设备已升级到了第三代,并取得了欧盟的CE认证

西安娜莎足艺加盟  http://www.softbeachcamp.com/dn8c.shtml
娜莎发展集团是泰国归国华侨余新齐先生在中国西安投资的侨资独资企业,是中华各地工商联会

白瑞加盟  http://www.softbeachcamp.com/g00o.shtml
江西省白瑞碳酸钙有限公司地处矿产资源很为丰富的江西中部,是集科、工、贸一体的新型科技

戴月轩文具加盟  http://www.softbeachcamp.com/gu2h.shtml
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生前曾一直使用戴月轩毛笔。1993年戴月轩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内

艾迪隆加盟  http://www.softbeachcamp.com/xegs.shtml
艾迪隆以追求高品质和营造特有的家居文化为己任,以品牌品质构建市场销售网络,用心、守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和兄弟们不想提起的事之第十章

    废话真多!扶摇狠狠吻上他的唇,看起来怒气冲冲像撕咬,其实动作轻柔的不像话。然后,他不会了……宁北冥确确实实的没反应过来,幺儿这是在亲他这是在亲他这是在亲他……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宁幺儿咬了一口宁大混蛋就想撤离乖乖睡觉,但是反应过来的宁大混蛋怎么可能就此罢休。扣住扶摇的后脑,宁北冥加深了这个吻,

  • 我和冥界大佬谈恋爱在线阅读第一章

    重生?rachel已经躺在床上好久了,她的神情之中满是落寞的盯着天花板。她不清楚她做的是一场长久的梦还是真实的世界?她的一生好像和金叹订婚之后就是霉运的开始,她一心一意的对待这金叹,到最后却被人光明正大的嫌弃。为什么?明明是车恩尚抢了她的未婚夫,最后却让她身负恶名?残忍?恶毒?一个个难听的字眼从那些

  • 迷茫诸天界在线阅读第六节

    林逸岑的气势陡然增长一截,退出了修炼状态,面露喜色,对着林浪尘说到:“师父,我突破驭灵境了,我现在是...”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挠了挠后脑勺,向林浪尘请教:“师父,我现在是什么境界啊?”“释灵境。”林浪尘平淡地回答。“师父,我突破驭灵境了,我现在是释灵境了!”林逸岑将他刚才说到一半的话捋完整,重

  • 御兽魂在线阅读第8节

    老师玩腻歪了,撑着双膝,从冷面身上起来,他起身后,瞥一眼地上的冷面,关怀道:“还能站起来吗?”冷面的手有些发麻,他用手撑着地,试了几次都没能爬起,最后站起来时,他的手还有些微微抖动,一丝血,顺着右臂流淌出来,他的嘴角处,也挂着一丝鲜血。“回队伍去,继续上课。”老师下达命令,冷面踉踉跄跄地回到队伍里去

  • 九天灵录在线阅读穿越了。

    尽管叶寒今年23岁了,大学毕业出来工作三年即使再忙,他每天也要抱着一本有些泛黄破旧的漫画津津有味的看着!这漫画是叶寒高中时候买的,距离现在已有几个年头!漫画被他翻来覆去看几十回,里面的内容和台词都能倒背如流,尽管如此他还是对这本漫画爱不释手!因为他是一个卡牌**迷,一个**王的铁杆粉啊!没错,这本漫

  • 狐妖小红娘之我是狐煞巨型丧尸:灭

    第6章巨型丧尸:灭高楼之上,胡夜等人紧紧的注视这张凌的一举一动。此时他们的心都揪紧了。这个曾经救过自己的男人是否再次把自己从水生火热中解救出去,就看这一战了。如果张凌能够击败这个另类的巨型丧尸,那么下面的那些普通丧尸完全就是他的对手。那么自己就有了安全的保障。“打中了,张凌打中那个大丧尸了!”胡夜一

  • 妖怪收集直播中在线阅读异兽尖刺

    五人纷纷打坐调息恢复灵力,期间陆续有人闯过幻阵来到此地。都是看了一眼五人,便也都打坐调整,倒也相安无事。也有闯阵失败,被大阵绞杀的,落下一阵血雾,引得众人一阵唏嘘。过有半日,五人陆续调息完毕,五人聚在一起准备前往遗迹深处。路上萧逸飞对着四人说到;“进入遗迹的人越来越多,其中不乏一些灵台境九重天的圣子

  • 全息网游之出灵鹫宫在线阅读第9章

    三月三十日,临江城樱花盛放、莺飞草长,沿街的绿柳都泛出了绿意,加上靖江公馆的游园诗会,临江城几个主要街道上的行人摩肩接踵,一派繁华盛景。临江城内最著名的靖江公馆前,这日一早就打扫干净,这公馆门口醒目的朱红色大门和三米高墙,让围观的群众丝毫看不见其中的情景,六个公差在门口维持秩序。一大一小、一蓝一粉两

  • 顶流陪我走花路之建筑全靠抢(新书求支持)

    系统:“新手任务,建设天庭,任务完成度(0/3)”“任务详情:获得一个战技阁、一个战器阁,一个铭刻修炼功法的石碑,品阶不限。”林风顿了顿,说道:“我看记忆里别的大势力还有丹药阁、演武场、任务坊等好多。”“怎么一到我们这里,就只要三个建筑?”“叮,系统检测到,只有这三个建筑最为重要,有了它们,就可以组

  • 无间凌家的威严

    “瀚月,你可不能有事啊,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跟我那个弟弟吵的,早知道给他钱就好了,我错了,你醒过来好不好!”秦琴跟那些医生推着病床,哭着喊道。“瀚月,你不能出事,你要出了事,我们要愧疚一辈子啊。”纪昀在另一边喊道。他们看着凌瀚月被医生推进急诊室。“喂,姐,什么事啊?”纪昀拨通凌铭爵的电话,电话那边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