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三国:我有名气系统!在线阅读君子当哀以国殇

作者:水墨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成平十二年四月丙午日,一代名将纪延年溘然长逝。至此,风雨飘摇的大周王朝赖以威慑四夷的最后一柄利器猝然化为齑粉,歌舞升平的长安城连降三日暴雨,似乎在替犹自活在美梦中的统治者们哀悼他们的前路多舛。

大漠上的匈奴人倒是整整庆祝了三日。

王帐里终于又回荡起了伊丹单于肆无忌惮的笑声,自从又一次被纪延年打得狼狈逃窜后,他脸上的阴云就再也没有消散过。王帐中人人自危,生怕做错什么,惹得这位暴躁的单于迁怒到自己身上。

伊丹同纪延年死磕了半辈子,一次也没打赢过--就算纪延年英雄迟暮,大周国力衰微,他依旧没能讨到半分好处。听闻宿敌的死讯,伊丹心中既畅快万分,又遗憾自己再也没有机会战胜大漠以南那个不败的神话了。

匈奴人杀牛宰羊,庆祝纪延年之死;单于王帐里的将军谋士们,却在酝酿着又一场战争。

长安西郊,长祚宫。

赵承的脸和窗外的天色一样阴沉。两天前,他从纪府回来后,便再没有露出过笑容。太傅被病痛折磨的痛苦,先生深重的绝望,太医令在提到蛇时那副意有所指的表情……其实根本用不着章存提醒,赵承早在第一眼看到纪延年手上的伤口时便什么都明白了。

蛇?赵承冷笑了一声,一条生长在南疆的蛇,怎么会千里迢迢跑到关中来?可是,害死先生的会是谁呢?中山王?齐王?皇后?

好像每个人都有那么一点动机,可每个人却又不必非得冒那么大的风险。

赵承看了看窗外倾盆而下的大雨,有些发愁地在殿内踱了几圈。尘埃落定,纪延年回到了长安,多活了几个月,却,始终没法逃脱意外身死的命运。那么,他的长卿呢?

纪桓此时正跪在父亲的灵堂里,神情呆滞。这几日,未央宫已遣人来过一趟,纪延年的一些好友也陆陆续续冒着大雨前来吊唁过了。纪桓机械地接待着每一个人,累得心力交瘁也只能勉强做到不失礼。而唯一的好处,就是巨大的悲伤被稍稍冲淡了一点。

“阿翁……”纪桓拜伏在地,把头深深埋进麻衣宽大的袖子上,哽咽出声。

灵堂的门吱呀响了一声,纪桓听见了身后的脚步声,轻,但是异常清晰。

纪桓霍然直起身体,头也不回地用一种冷硬的语气说道:“出去,我说过这里不必伺候!”

来人却好像没听见似的,径直走到纪桓身后,还得寸进尺地把手搭在了他的肩上。纪桓正准备斥责这无礼的奴仆,却在回过头的一瞬间,整个人都僵硬了。

“世父……”许久,纪桓才喃喃叫道。

这人正是纪延年长兄纪平,纪桓上次见到他时,应当还是……十几年前。

说来安阳定侯当真是说一不二,乃至在他过世多年后,纪家都没有一个人敢同纪延年来往。也不知道这次世父来父亲灵前吊唁,会不会把大父气得活过来。

纪平叹了口气,给纪延年上了柱香,突兀地说道:“阿桓,待此间事了,便带如意离开这是非之地吧。”

纪桓惊愕地抬起头,不知所措地看向纪平。

纪平欲言又止,最后说道:“朝中的太平日子……大概没几天了。我的身体恐怕支持不了太久,纪家势大,可惜后继无人。阿桓,我怕我一旦不在,就再没人保得住你们父子了。”

说罢,纪平俯下身,拍了拍纪桓的后背。而后他最后看了纪延年的灵位一眼,头也不回地出了灵堂。

纪桓脸色复杂地望着纪平的背影,脑海里回荡的只有他最后的那一句:“今上的病,恐怕也就今年了。”

纪延年过世三天后,长安暴雨终于停了,而纪桓也终于支撑不住,半夜里直接在灵堂睡了过去。不过两个时辰的时间,他几乎都在做着光怪陆离的梦。世父的殷切,纪后的庄严,赵承的胡搅蛮缠,最后是父亲肃穆的脸,一遍遍对他说着临终时的嘱托:“照顾好常山王,阿翁看着你呢!”

“阿翁!”纪桓下意识地伸手去抓纪延年的衣角,却险些栽在地上。他茫然地看着四周,灵堂里依然只有他一个人;风吹得帷幕微微翕动,东方露出了久违的霞光。

今日来吊唁的人,怕是会很多。

可是纪桓没有想到,第一个来到纪府的,居然是赵承。

“大王?”纪桓赶忙迎了出来。

短短三天时间,纪桓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脸色苍白得几乎看得到青色的血管,一双顾盼神飞的桃花眼也黯淡了下来。赵承的心一下就揪了起来,他暗暗叹了口气:怪不得他当年初见纪桓时,他已经变得沉稳可靠。这样大的变故,逼得他迅速长大**乃至脱胎换骨。只是那样的焕然一新,该有多疼呢?

好在他现在有我了,赵承想。他看着纪桓漆黑的眼眸,像是一汪深不见底的寒潭,将他深深吸了进去。于是他忍不住便说了出来:“先生,你还有我呢。”

这话说得实在暖心,纪桓忍不住摸了摸赵承的头,柔声道:“是,还有大王。”虽然轻易被人摸了头这件事让赵承又一次意识到自己还是个小孩子,不过长卿这话大约透露了几分依赖的意思?可还没等赵承高兴起来,纪桓便继续道:“臣会好好照顾大王和如意的。”

赵承:“……”

赵承同纪延年再怎么师生情深,纪桓也不敢真的让他做事。然而家里上上下下都忙着纪延年的丧事,实在腾不出个够分量的人手来招待常山王,纪桓只好把他交给如意的傅母。赵承开始不乐意,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要帮忙,纪桓头疼地哄他道:“如意身边人手不够,臣不放心,还请大王帮臣看着点。”赵承这才满意地同家丞去了后宅。

良辰吉日,纪延年下葬。今上曾在帝陵的陪葬陵中精心为纪延年挑选过一块墓地,与他的高陵两两相望,一早便开始修建了。长安城一片缟素,送葬的队伍异常庞大。太中大夫持节,玄甲兵三万护陵,从长安至高陵,浩浩汤汤,一眼望不到尽头

这还不算,纪桓在繁冗的仪式结束后,终于觉得有点神情恍惚——要是不恍惚,他怎么会觉得自己看见了天子呢?

纪桓摇了摇头,意图把这不真实的景象从脑海中晃出去。

哪知道,这“幻影”却亲自开了口:“卿愣着做什么?”

这中气不足的声音还挺威严,跟纪桓记忆里,今上的声音简直一模一样!纪桓惊得手抖了一抖,连忙拜伏下去:“陛下长乐未央。”

赵景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身边的内者令亲自上前扶住了纪桓。赵景沉声说道:“私下不必多礼,朕就是来……看看。”

天子说到后面的时候,眼神已经飘到了纪延年尚未填封土的墓地上,勉强说完一句话,便不再开口。纪桓心里直打鼓,今上病重,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人前了,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是来巡视自己的墓地,还是……

“文成侯墓起冢……高十丈。”似乎天子存心不想让纪桓好过似的,在他好不容易从“偶遇”今上的惊吓中回过神来,又给了他更为深重的一击。

纪桓的“文成”这谥号有些奇怪:明明父亲一生武功赫赫,今上却只字不提。可这没什么,列侯谥号自有大鸿胪议定天子裁决,不是自己该置喙的。但是,十丈的封土!列侯墓按制应为四丈高,十丈简直不是一般的逾制,怕是比不少诸侯王的都要高了!

纪桓忍不住抬起头偷偷望向这语出惊人的帝王,意图从他的脸上寻到意思心血来潮的迹象,可惜他看到了隐晦而不明所以的怀恋,便再没其他了。赵景不经意地瞥了他一眼,不知想起了什么,蜡黄的脸色竟透出一丝愉悦。不过纪桓可一点都不愉悦,天威难测,尤其听说久病的人更容易喜怒无常,想到这里,他把头埋得更深了。

赵景却笑了,他仔细看了看纪桓,说道:“你很像他,他像你一样大的时候,比你还要不知天高地厚。那一年,匈奴屠了边城,他在朕心爱的别苑里醉酒舞剑,结果削秃了朕的花园。他说,他很快就会打回去,在他有生之年,要叫匈奴听到他的名字,便不敢再向南一步!”

“朕没想到,他真做到了。”赵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阿桓,他走的时候,说什么了吗?”

纪桓刚被那“不知天高地厚”的评价吓得一头冷汗,这会又险些被这句莫名其妙的“阿桓”噎死。为了不坐实那句不知天高地厚,他赶紧顺了口气,尽量迅速地答道:“父亲说,让臣一定照顾好常山王。”

赵景毫不掩饰地愣住了,他失声问道:“没了?”

纪桓摇了摇头。

赵景沉默了下来。

“操吴戈兮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古老而苍凉的曲调从赵景干燥而苍白的唇间溢出,却意外地带了巨大的悲怆。不知何时,纪桓已经泪流满面。

“魂魄毅兮为鬼雄……”一曲终了,赵景仿佛也已经不堪重负。他看着这一片忠臣良将的埋骨处,喃喃说道:“好地方啊……你等等我。”

延伸阅读

留扬加盟  http://www.ricoyimoveis.com/yskc.shtml
留扬地板集开发、设计、生产、施工、服务于一体,通过引进和吸收国内外出众的生产技术施工

白领丽人加盟  http://www.ricoyimoveis.com/6cqa.shtml
台湾白领丽人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是中国排名靠前的电子商务和鞋业品牌运营商,集团拥有

思维特优日用加盟  http://www.ricoyimoveis.com/n64v.shtml
思维特优日用成立,初以礼品及生活用品设计与销售起家,秉持着“赏心悦目,隽永恒久”的艺

新饰季饰品加盟  http://www.ricoyimoveis.com/b1kj.shtml
新饰季饰品加盟_公司简介“新饰季”洞察了国内学生用品市场上的种种弊端,借鉴欧美国家学

工洲阀门加盟  http://www.ricoyimoveis.com/p05b.shtml
上海工洲阀门有限公司联合〔漳州中宇机械〕从台湾引进国内外制冷出众技术、设备和原器件,

佈麻佈辣冒菜加盟  http://www.ricoyimoveis.com/p5ub.shtml
“佈麻佈辣”系北京百年渝府餐饮有限公司旗下的又一力作,旨在发扬传统饮食文化和现代饮食

招财猫加盟  http://www.ricoyimoveis.com/6mtp.shtml
关于我们木木名品网的销售范围涵盖了生活的各种范围:自用、送礼、纪念,也包含了生活的各

上海欣运充气玩具加盟  http://www.ricoyimoveis.com/xj63.shtml
上海欣运塑胶制品有限公司是一家塑胶制品生产的民营企业。集模具开发,塑胶制品、注塑加工

御医手加盟  http://www.ricoyimoveis.com/g0q2.shtml
御手国医是发源于成都的以中医“辨证施治、未病预防”为基础的综合型养生会所,拥有强大的

鑫鼎胜加盟  http://www.ricoyimoveis.com/ye2k.shtml
鑫鼎胜手机壳总部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私营企业,我公司一直以来以创新,质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开局被逼娶长乐在线阅读横波夫人

    “仗着李东兄的面子,吾便不客气了,你要报答吾等倒是有一个法子。吾听说横波夫人一舞倾城,不知道有何办法能欣赏到横波夫人顾眉的翩然舞姿?”“殷华兄,救人不图报......”“嘻嘻,这位少侠倒是江湖义气。嗯,既然两位想看横波夫人的舞蹈,不如就马上去昆曲戏台稍待片刻,我通知芙莹送你们上画舫,先欣赏片刻昆曲,

  • 鬼使袭击

    在胡家密室,胡仲以及其他妖族世家的家主,当然,人也不是很多,都是属于凤鸣城中较大的妖族世家才有资格受到胡仲的邀请。除胡仲外,还有其他四人,分别是凤鸣城占据城北的妖族黄家,城东的莫家,城西的魏家,城南的罗家,胡家位于城中,算得上是这五家中最为强盛的。胡家是狐族氏国皇室的近亲,也因为某些缘故,胡家并没有

  • 反派总逼我嫁给他之第二章(2)

    接受了“喜当爹”这个事实后,姚瑾庭就开始规划着宝宝的生活用品,但是对于毫无经验的他实在无从下手,这时候原本安安静静睡觉的小宝贝“咿咿呀呀”的哭了起来,估计是饿了,可惜家里什么都没有准备,姚瑾庭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屋子里乱翻一通,最后在冰箱里拿出了前不久买来的牛奶。“宝宝不哭…”轻声哄着小宝贝,然后动作相

  • 旅途(综影视同人)在线阅读第3节

    众人都不敢上前,生怕张一一个不小心伤了古墨。看到古墨和其他人都不回应自己,张一也是有些骑虎难下了,不过正当他在想对策的时候,没想到,古墨却是突然笑了出来,并且还拍了拍他的手臂:“张先生,可以把手松开吗?你的提议非常有意思,不如我们坐下聊一聊好吗?”听到古墨居然对自己的提议感兴趣,张一眼睛瞬间就是一亮

  • 诡域迷踪之当家教?

    回到家,远远看到爸妈站在门前东张西望,焦急等候。方运心中有些愧疚,他还不怎么适应现代的生活,昨天出发的时候忘了带手机,为了吸收灵气修炼,在灵境山待了一晚上,却没有跟爸妈说一声。害他们担心了!做好被责骂的打算,方运走到家门前。方爸方妈见到方运,立刻走上前来,没有责怪他昨晚去哪了,也没有担心他的安危。已

  • 灵渊行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九章第一次力量的对决(求一切求)“喂,光头佬,我先把这个自大无知的家伙一拳打死再来找你决斗”。一旁的崎玉微微一愕,应声说道:“哦”。崎玉这个光头挂神虽然实力能辗压一切强大的敌人,但是脑袋有些简单,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想的最多的那就是做什么维护人类正义的英雄。所以对于阿修罗独角仙提出的建议,他也没有什

  • 悲剧邂逅成就毁灭地卷

    傍晚时分,一间客房内,一个人躺在床上。上天似乎对他“别有照顾”,每次都让他这样安静地闭目躺下,好好休息。不管它是否同意这样,全身都没有一丝力气反抗。迷迷糊糊中,他还记得,有那么一个人。一个白衣女子。他被紫光团团围住,以血肉模糊,即将与自己天人相隔......“雪琪!”张小凡惊醒,叫了出来。睁开双眼,

  • 暗影遮天在线阅读第8节

    李子修闻言,顿时一泄气,整个人都不好了,感觉身体被掏空。一脸懵逼的看着夕曦,接着尴尬的干笑道:“呵呵…我不就是想问问嘛!不行就不行,你有必要这样吗?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你有何必拆穿!我做就是了!我做就是了!”“好了,咋们换个话题。你还漏了我的一个问题呢!快给我解释解释吧!为什么我的血脉/脚跟一栏是未

  • [主鬼灭]芥川不想打架在线阅读入学再遇

    晚上一个人睡在床上;想起母亲离开前说的话:“母亲为什么不让我去,写信也不让,什么样的公司这样严格?难道是保密单位?不对呀!私人开的公司有这样的规定?犯人还有最起码写信、探监的权利呢?咝…难道是讨债的扣留了母亲和二伯?”他猛的惊醒却又发现:“不对,要是这样母亲还能和我告别,那些人早就冲进来把钱卷走了。

  • 地府练习生第八章在线阅读

    “既然小xiong弟答应480块一克的话,那老宋你帮我称一下,这块板砖有多重”王信义说道,宋老听完拿着金砖在称上称了称。八斤华正军在家里就自己称过,自然知道没问题,至于王信义和老宋是多年的交情了,也不会怀疑。“嗯,一共192万,小xiong弟你自己算一下有没有什么问题,要是没问题,我就给你转账了”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