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青空其鸟第9章在线阅读

作者:六口 来源:17K小说网

齐衡摆出来一副,仿佛真的看透了季陵所心思的轻讽表情,季陵回忆了一下上一世和齐衡的那些相处,似乎没有太多迹象,齐衡原来还有这样厉害的脑补能力。

竟会以为他是故意接近齐苑,以达到接近齐衡的目的。

关于要给孩子找另一个爸爸的事,季陵压根就一次都没有想过,他甚至还担心,如果对方真知道了,跑来和他抢宝宝。

季陵心中发笑,不过没有太表现在脸上。

季陵以平静的神情对齐衡说:“齐少放心,自知自明我还是有的,我事先并不知道齐苑是您表妹的事。”

“如果齐少真觉得我别有所图,那么好,我可以从现在开始,立刻就和齐苑保持距离,以后都不再和齐苑有任何关系。”

季陵把态度放在这里。

但齐衡对季陵企图接近他的意图,已经形成了,不是季陵一两句话,就能改变看法的。

“你想找什么理来拒绝齐苑,你既然和她是朋友,应该或多或少了解她的性格,你觉得你忽然远离,她就会听你的吗?”

齐衡唇角边都是冰冷的冷笑。

季陵眉头微微一皱,确实如齐衡说的那样,季陵若是立马找借口从这里走了,反而会让齐苑起疑。

正准备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季陵听到身后包间门打开的声音,随后齐苑走了进来。

注意到季陵没有坐着,而是站在桌子边,齐苑敏锐察觉到空气中浮荡着一点古怪的气息,她朝表哥齐衡那里看过去,见齐衡表情明显的不太和善,齐苑以为齐衡这是不喜欢季陵,但明明季陵长这么俊美无双,而且性格还相当好,没道理齐衡会对季陵有意见。

总不至于两人之前曾经见过,甚至还有些过节吧,这个念头刚起,齐苑自己就笑笑,她可不觉得世界会有这么小。

齐苑坐到临近齐衡的那张空椅子上,她把买来的香烟扔给齐衡。

齐苑转眸微笑着看向季陵,示意季陵不要拘束,随便坐。

“哥我没在的时候,你没欺负季陵吧,季陵是我朋友。”齐苑话里有着明显的警告。

齐衡见齐苑一来,就这么维护季陵,向季陵看过去的眼满是深意。

齐衡侧过身,把手臂放到齐苑身后的椅子上,他笑容不太温和:“季陵是吧,你自己和齐苑说,我有没有欺负你?”

这个问题直接被扔到季陵身上,季陵表情看不出任何异常,甚至堪称无懈可击,让对面注视着他的齐衡,再一次确信,这些所谓的巧合,就是季陵故意制造的,想接近他,想从他这里得到点什么。

季陵淡笑着摇头:“没有,你哥哥刚认错人了,把我认成是他曾经认识的某个人。”

齐苑杏眸睁大,顿时好奇起来。

“还能有和你长得类似的人?不可能吧,有这样的人,齐衡你不早就带出来炫耀了?”

齐衡抬手揉了把齐苑的头发:“你以为我像你啊!”

“我怎么啦,我有季陵这么漂亮的人做朋友,我当然要让大家都知道。”齐苑用类似自豪的声音把这话给嚷出来。

她和齐衡间的相处,怎么看都很好。

这让看着他们两的季陵,嘴角的笑容加深,抛开齐衡那里的过度脑补不说,齐苑的性格,是让季陵挺喜欢的。

不过季陵不知道的是,齐苑之所以会表现得这么脾气和善,完全是因为季陵长得帅,齐苑对自己喜欢的人,才会性格好,不喜欢的,或者是不相关的人,齐苑有时候是连微笑,都不会吝啬一个。

和齐苑斗了会嘴,齐衡看了季陵那里一眼,两人都在齐苑面前协同着演戏,齐衡没有立刻就揭穿季陵,是因为知道齐苑是真的喜欢季陵,若被齐苑知道季陵过去是做什么的,想来可能会让齐苑伤心,只要季陵真的像之前说的那样,看得清自己的身份,不会做不该有的奢望,那么齐衡想,他或许能帮季陵圆一下。

但前提是季陵安分守己。

齐衡拆开烟盒,从里面抽了支烟出来,正要点燃的时候,他和季陵视线隔着桌子交汇在一起。

齐衡忽然想起季陵怀了孩子,以一个男人的身体,像女人那样怀了孩子。

那个孩子不是自己的,齐衡嘴角微地一抽,拿过打火机,把香烟点烟,刚抽了一口,嘴里叼着的烟被人给夺走,并且直接碾灭了。

“哥你出去抽,一屋子烟味,难闻死了。”齐苑尤为讨厌别人在她身边抽烟,就是她父亲,如果在她旁边抽,她都会好不客气制止道。

齐衡刚被季陵怀孕的事给分散了心思,差点忘了这事。

既然齐苑不喜欢烟味,那么他也就不抽了。

菜提前就点好了,坐下聊了没太久,服务生就陆续将热菜给端上了桌。

齐衡叫了酒,在外面吃饭,他基本都要喝酒,烟齐苑不喜欢,但酒确实很爱,齐苑的酒量比齐衡的还要好一点。

菜送进来,酒也同时放到桌上,服务生把酒瓶打开,往三个空杯子里倒酒。

当给季陵倒的时候,季陵直接出声说不用给他倒。

同桌的两人闻言都转眸盯着他,一个是疑惑,一个是隐隐的看好戏的模样。

“我吃了头孢,不适合喝酒。”季陵做出解释,他感冒的事,齐苑是知道的,至于吃没吃头孢,当然是没吃。

这个理由找得非常好,齐苑瞬间就相信了,倒是齐衡那里,盯着季陵的眼,逐渐变深。

他怎么看不出季陵这会是还在生病,明明精神状态怎么看怎么正常。

“生病了?该早说的嘛,我点的这些菜都不太清淡。”齐衡的关切似真似假。

“已经快好了,不碍事。”季陵不在意齐衡话里的尖锐。

吃饭时齐衡堂兄妹就在那里喝酒谈话,季陵则相对安静的吃饭,偶尔听他们把话题转到他身上,季陵也说的不多。

一顿饭吃完,结账的时候,齐苑忽然接了个电话,临时有点事,得先一步离开。

于是她让堂哥帮她送一下季陵回去。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打车就行。”齐衡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冷沉沉的,季陵知道对方不喜欢自己,甚至是完全误会了他,既然这样,那么他就尽快从齐衡眼前消失。

齐苑不同意:“季陵你长这样,太不安全,被坏人盯上就不好了。”

齐苑把季陵往齐衡的车子上推。

一边齐衡笑容似有若无,看着眼前这一幕,怎么都觉得季陵的拒绝,有种欲盖弥彰在里面。

齐衡几步走上前,一手搭季陵肩膀上,他同齐苑道:“你走你的,我送他。”

在齐苑这里,觉得身形瘦削的季陵是需要保护的存在,她和两人告别,准备离开的时候,被季陵叫住。

“齐苑你刚喝了酒,最好找个代驾。”季陵友好提醒。

齐苑还真打算自己开,她自觉喝得不多,但经季陵这么一说,想了想,还是听季陵的。

齐苑走后,季陵认为和齐衡就不需要再演戏了,他也打算自己离开,手腕被齐衡拽住。

两个都外形出色的男人在人来人往的路上拉手,不少路人看到后,都奇怪盯着。

齐衡拉开车门,示意季陵上车。

基本都是别人给齐衡拉车门,齐衡还没给人开过,季陵算是一个特例。

他自己是没多少紧急事的,所以耗费一点在季陵身上,过去医院的那次见面,包括齐衡也觉得,应该是他和季陵的最后一次见面。

但命运都这样让他们再次相遇——虽然里面有很多人为因素,不过齐衡曾经对季陵失去的兴趣,再一次被挑了起来。

他有点想看看,季陵还会做什么,来引起他的注意。

以后这倒是一个好的话题,一个男的怀着孩子,还不遗余力地想勾搭上他。

齐衡发动汽车,斜眸看了季陵一眼,季陵这身皮囊相当漂亮,此时神态平静,装得倒还像那么一回事。

齐衡回眸看向车窗玻璃正前方,他无声笑了笑。

汽车没有开到尚东阳光小区外,在快抵达的时候,季陵让齐衡停车,他说自己有点东西要去超市买。

这附近保安都坐得挺好,齐衡没说话,看着季陵推门下车。

季陵下去的时候,齐衡眼睛落到季陵腹部,那里还是一片平坦,距离之前见面,好像有十多天了,也就是说季陵怀的孩子有一个多月,这之后季陵肚子应该会慢慢变大。

一个孕夫,身上没多少钱,独自一个人生孩子,自然不容易,季陵想为孩子找个爸爸这事,想法是好的,但不该把注意打到他头上。

季陵去了家水果店,买了些水果,零食他不爱吃,比较喜欢吃水果。

提着水果回家,走着走着,喉咙忽然极度不舒服,季陵抓着路边的树干,就干呕起来。

好在是黑夜,注意到的人不多,季陵从兜里拿了颗糖吃进嘴里,现在但凡出门,他都会在兜里装上几颗糖,呕吐感来的快,消散的也快,季陵去诊所问过,以他‘老婆’怀孕为由,医生的建议是在饮食上多调节,这种症状只能慢慢缓解,不可能用药物根治。

好在也不是吐得特别厉害,季陵因为自己怀孕,还特地匿名注册了网上一个论坛,其中有个板块都是关于怀孕或者小孩的帖子,季陵看到过有的人孕吐得只能呆在床上,吃什么吐什么。

对比起来,自己情况算是好的了。

和齐苑依旧保持着联系,后来几天齐苑约过季陵两次,都被季陵找理由回绝了,齐苑也没多想,和人约了假日去外面旅游,问季陵有没有什么东西帮带的。

季陵看齐苑这么主动友善,随便说了个当地的特产。

齐苑外出旅游,像齐苑这么主动的人,其实不多,季陵这里日子就相对安静下来。

这天下午,出了个小插曲,当时店里没客人,季陵就坐在收银台后看书,手机看小说字体太小,他去网络书城买了不少的科幻类小说,店里没事的时候,就看书打发时间。

正看到精彩处,有客人进来,季陵从凳子上起身,迎接上去,然后就对上一张熟悉的面孔。

“季陵?”来人诧异出声。

看着眼前出现的、脸色青白,看着跟吸了毒似的神态萎靡不振的前同事,季陵不得不再次感叹,这座城市是真的小。

延伸阅读

王稳健的修仙日常之鹰眼:你很强【求鲜花】  http://www.jiezei.cn/x8y1.shtml
左有道站在巨石之上,注视着那道身影越来越近。气息锐利,锋芒毕露!这是左有道对他的第一

桃林深处有人家第三章  http://www.jiezei.cn/duxi.shtml
木铃乐就是我的亲生母亲。沈晴天这么说。恒旭看着沈晴天被灯光映照在地板上的淡淡影子,伸

芙爱维尔海的人鱼在线阅读虚惊一场  http://www.jiezei.cn/gpcr.shtml
“你这屋子里为何血腥味如此浓重!”南非羡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转身捏住虞书颜的下巴,

如果爱,它就在那里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jiezei.cn/dywv.shtml
不多时,铁头终于从震撼中清醒过来,此时的铁头出于无事,竟在好奇心下,向那古铜大门凑去

血族狼神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jiezei.cn/awfu.shtml
静谧的山林里,沉稳的脚步声踏碎了地上的落叶,那萧直的高大背影渐渐没入黑暗之中,宽大的

官居极品(科举)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jiezei.cn/nxbp.shtml
就图老师对红豆好点,红豆在学校好过点,红豆才进高中的时候跟不上,第一回摸底测试靠了一

造化大宋之进击的玉米(一)  http://www.jiezei.cn/di61.shtml
地面上,甜品店摊位前。两人紧赶慢赶终于在任务时间截止前抵达。“哎呀,没想到你们真的完

洪荒之混沌天尊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jiezei.cn/aodv.shtml
“怎么,这个也不能说吗?”见钱宝琳仍是呆呆地样子,赵启志喝了口茶,将茶杯放回茶几上,

易水秋逝之醉酒表白  http://www.jiezei.cn/g2q3.shtml
车辆在街道上快速行驶,夜色被霓虹的五彩斑斓割裂,简悠悠“醉眼迷离”盯着窗外不断被甩在

重生后我成了红颜祸水友人  http://www.jiezei.cn/um4.shtml
因陀罗出了那家奇妙的店,纸门合上的一瞬间,檐上的灯笼便飘忽忽地后退。待因陀罗转身走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豪门老男人是我亲爹第6章在线阅读

    三楼内的一间阅览室,一群人焦躁的围在一个角落里乱成一团,仿佛热锅上的蚂蚁,看着楼下的众多丧尸以及在图书馆楼道内到处走动的众多丧尸。甚至不时地可以听到有丧尸撞门的声音。一些胆小的都吓得脸色发白,双腿颤颤,一个女生的裙子下面一滩黄色液体散发着一股骚臭味。这时,他们看到图书馆下面竟然出现一个杀丧尸如切菜的

  • 女权世界的钢铁直男第5章在线阅读

    刚回道场,太一就来拜访了,说道:道友谁然我看不出你是什么本体,但我知道道友出身也和妖族有关系,希望道友等我天庭成立之日能来做客。孔宣微微一笑说:我是孔雀得道也算半个妖族,到时一定去。以后妖族有什么事可以差人来找我,我力所能及一定不会推辞。太一拱了拱手走了。这是洪荒比较重大日子之一,妖族要成立天庭,众

  • 总裁的小白汪风雨欲来

    叶一鸣一回到国公府,就直奔自己的房间去了,他现在对修炼点的吸收,已经是迫不及待了。一直跟随保护叶一鸣的那几个护卫,这时也都散去了。叶七在一进入国公府,便独自往国公府一个方向跑去。那个方向正是武国公的住处。一盏茶的功夫不到,叶七就来到国公府的一个小偏院。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小院,除了一个小水池和一个小亭子

  • [综英美]我自带反派迷恋光环第三章在线阅读

    浅襄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太小了。一整个城镇只有一个初中,一个高中,不想遇到的人总是会遇到。初中的魏言变得瞩目了,情窦初开的年纪,漂亮的脸蛋总是能吸引到女孩们的青睐。即使不在一个班级,不在一个楼层,我还是会听到一些话关于他。长得好看,出手阔绰,跟很多混混熟识但又从不打架。这样的男孩子很招女生喜欢,所以越

  • 从原始村落到宇宙帝国第1章在线阅读

    《这世界与你,我都要》文/蒋牧童第一章无边无际的海水渐渐漫过头顶,原本蔚蓝的海面逐步成了深色,慢慢往下沉,渐渐那种灭顶的感觉从四面八方传来,直至……叶飒猛地睁开眼睛,从睡梦中的窒息感挣脱出来。依旧一身冷汗。又是那一片海水,无边无垠。因为只要她一闭上眼睛,脑海中那种窒息感还是隐隐挥散不去。于是她平静地

  • 旧日蔷薇在线阅读第1节

    十年才出一个武学奇才。那百年才出一个剑神李洞玄。李洞玄六岁执剑,十岁自创剑道,十六岁华夏未逢敌手。十八岁背木剑走遍全球,敌手皆一剑败之。曾一日一剑走遍岛国所有道场。也曾被美帝冠名的百名武术大师联手阻拦。更曾听闻进入杀手家族全身而退,血不沾衣。二十岁被立为最后的剑神,空前绝后,无人可以超越。二十一岁便

  • 一个紧箍儿闯西游在线阅读第三节

    翌日,同宝哥哥一块上学,同行的还有贾环、探春、迎春、惜春。探春,脸蛋略方,小小年纪便已看出几分男子气概来,虽是偏房所生,却甚是精明能干,有着与年纪不符的城府,总是和生性随和的迎春在一起。贾环,和探春一母同胞,吊儿郎当,胆小怕事,年纪最小,形容举止也比其他几个哥哥们差些,心里总不平衡,倒是个会惹事的。

  • 订制男友在线阅读门派守护神兽养成计划

    何夕赶回山洞,放下狼王立刻就开始打坐冲关。此时何夕丹田内已经有了一点真元的种子,冲入筑基到也不是太难。何夕尝试着去调动那一丝真元,可无奈不论如何尝试,那丝真元就是一动也不动,好像在丹田里安家了一般。数次未果后,何夕也是急的满头大汗,但他也不敢去尝试运功,生怕又练出了真气在丹田之中不好办。这也就是独自

  • 璀璨帝国:千金不换在线阅读第五节

    一声鸡鸣打破了宁静的清晨,一片白皑皑的华山上出现了许多来回走动的身影。这点正是华山剑派晨练时间,一天之计在于晨,这是一个宝贵而又短暂的时间,所以不用别人催促没个华山派的弟子都早早的在白雪覆盖的操场上练习剑术,当然唯独我们的秦斩师弟。悲剧的事早已过去了五六个春秋,我们的秦斩师弟也长成了十八九岁的青年郎

  • 人形立牌消失了之一松的心聲(7)

    在天空如此蔚蓝的一大清早,有两个疯子(无误)打断了这美好的早晨“有人吗~”十四松在大裤杈家前喊的欢腾春松更是拿出不知从哪来的大声公给十四松,自己也用大声公开始呐喊“有人吗!”“现在?还有这样不吵吗”一松看着人不出来就不停止的两人,嫌弃的眼神只对向春松姐姐“有人吗~”“有人吗!”正准备接下一句时,大裤